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折


  [淨扮鄭琱W開云]自家姓鄭名琚A字伯常。先人拜禮部尚書,不幸早喪。后數年,又喪母。先人在時曾定下俺姑娘的女孩儿鶯鶯為妻,不想姑夫亡化,鶯鶯孝服未滿,不曾成親。俺姑娘將著這靈櫬,引著鶯鶯,回博陵下葬,為因路阻,不能得去。數月前寫書來喚我同扶柩去;;因家中無人,來得遲了。我离京師,來到河中府,打听得孫飛虎欲擄鶯鶯為妻,得一個張君瑞退了賊兵,俺姑娘許了他。我如今到這里,沒這個消息,便好去見他;既有這個消息,我便撞將去呵,沒意思。這一件事都在紅娘身上,我著人去喚他。則說“哥哥從京師來,不敢來見姑娘,著紅娘來下處來,有話去對姑娘行說去”。去的人好一會了,不見來。見姑娘和他有話說。[紅上云]鄭畯繾籉b下處,不來見夫人,卻喚我說話。夫人著我來,看他說甚么。[見淨科]哥哥万福!夫人道哥哥來到呵,怎么不來家里來?[淨云]我有甚顏色見姑娘?我喚你來的緣故是怎生?當日姑夫在時,曾許下這門親事;我今番到這里,姑夫孝已滿了,特地央及你去夫人行說知,揀一個吉日成合了這件事,好和小姐一答里下葬去。不爭不成合,一答里路上難廝見。若說得肯呵,我重重的相謝你。[紅云]這一節話再也休題,鶯鶯已与了別人了也。[淨云]道不得“一馬不跨雙鞍”,可怎生父在時曾許了我,父喪之后,母倒悔親?這個道理那里有?[紅云]卻非如此說。當日孫飛虎將半万賊兵來時,哥哥你在那里?若不是那生呵,那里得俺一家儿來?今日太平無事,卻來爭親;倘被賊人擄去呵,哥哥如何去爭?[淨云]与了一個富家,也不枉了,卻与了這個窮酸餓醋。偏我不如他?我仁者能仁、身里出身的的根腳,又是親上做親,況兼他父命。[紅云]他倒不如你,噤聲!
  [越調][斗鵪鶉]賣弄你仁者能仁,倚仗你身里出身;至如你官上加官,也不合親上做親。又不曾執羔雁邀媒,獻(敝下巾)帛問肯。恰洗了塵,便待要過門;枉腌了他金屋銀屏,枉污了他錦衾繡裀。
  [紫花儿序]枉蠢了他梳云掠月,枉羞了他惜玉怜香,枉村了他(歹帶)雨尤云。當日三才始判,兩儀初分;乾坤:清者為乾,濁者為坤,人在中間相混。君瑞是君子清賢,鄭甯O小人濁民。
  [淨云]賊來怎地他一個人退得?都是胡說![紅云]我對你說。
  [天淨沙]看河橋飛虎將軍,叛蒲東擄掠人民,半万賊屯合寺門,手橫著霜刃,高叫道要鶯鶯做壓寨夫人。[淨云]半万賊兵,他一個人濟甚么事?[紅云]賊圍之甚迫,夫人慌了,和長老商議,拍手高叫:“兩廊不問僧俗,如退得賊兵的,便將鶯鶯与他為妻。”忽有游客張生,應聲而前曰:“我有退兵之策,何不問我?”夫人大喜,就問:“其計何在?”生云:“我有一故人白馬將軍,現統十万之眾,鎮守蒲關。我修書一封,著人寄去,必來救我。”不想書至兵來,其困即解。
  [小桃紅]洛陽才子善屬文,火急修書信。白馬將軍到時分,滅了煙塵。夫人小姐都心順,則為他“威而不猛”,“言而有信”,因此上“不敢慢于人”。
  [淨云]我自來未嘗聞其名,知他會也不會。你這個小妮子,賣弄他偌多![紅云]便又罵我,
  [金蕉葉]他憑著講性理齊論魯論,作詞賦韓文柳文,他識道理為人敬人,掩家里有信行知恩報恩。
  [調笑令]你值一分,他值百分,螢火焉能比月輪?高低遠近都休論,我拆白道字辨与你個清渾。[淨云]這小妮子省得甚么拆白道字,你拆与我听。[紅唱]君端是個“肖”字這壁著個“立人”,你是個“木寸”“馬戶”“尸巾”。
  [淨云]木寸、馬戶、尸巾——你道我是個“村驢(尸下巾)”。我祖代是相國之門,到不如你個白衣、餓夫、窮士!做官的則是做官。[紅唱]
  [禿廝儿]他憑師友君子務本,你倚父兄仗勢欺人。囗鹽日月不嫌貧,博得個姓名新、堪聞。
  [圣藥王]這廝喬議論,有向順。你道是官人則合做官人,信口噴,不本分。你道窮民到老是窮民,卻不道“將相出寒門”。
  [淨云]這樁事都是那長老禿驢弟子孩儿,我明日慢慢的和他說話。[紅唱]
  [麻儿郎]他出家儿慈悲為本,方便為門。橫死眼不識好人,招禍口知分寸。
  [淨云]這是姑夫的遺留,我揀日牽羊擔酒上門去,看姑娘怎么發落我。[紅唱]
  [么篇]訕筋,發村,使狠,甚的是軟款溫存。硬打捱強為眷姻,不睹事強諧秦晉。
  [淨云]姑娘若不肯,著二三十個伴當,抬上轎子,到下處脫了衣裳,赶將來還你一個婆娘。[紅唱]
  [絡絲娘]你須是鄭相國嫡親的舍人,須不是孫飛虎家生的莽軍。喬嘴臉、腌軀老、死身分,少不得有家難奔。
  [淨云]兀的那小妮子,眼見得受了招安了也。我也不對你說,明日我要娶,我要娶。[紅云]不嫁你,不嫁你。
  [收尾]佳人有意郎君俊,我待不喝采其實怎忍。[淨云]你喝一聲我听。[紅笑云]你這般頹嘴臉,只好偷韓壽下風頭香,傅何郎左壁廂粉。[下]
  [淨脫衣科云]這妮子擬定都和那酸丁演撒,我明日自上門去,見俺姑娘,則做不知。我則道張生贅在衛尚書家,做了女婿。俺姑娘最听是非,他自小又愛我,必有話說。休說別個,則這一套衣服也沖動他。自小京師同住,慣會尋章摘句,姑夫許我成親,誰敢將言相拒。我若放起刁來,且看鶯鶯那去?且將壓善欺良意,權作尤云(歹帶)雨心。[下][夫人上云]夜來鄭琣隉A不來見我,喚紅娘去問親事。据我的心則是与孩儿是;況兼相國在時已許下了,我便是違了先夫的言語。做我一個主家的不著,這廝每做下來。擬定則与鄭琚A他有言語,怪他不得也。料持下酒者,今日他敢來見我也。[淨上云]來到也,不索報覆,自入去見夫人。[拜夫人哭科][夫人云]孩儿既來到這里,怎么不來見我?[淨云]小孩儿有甚嘴臉來見姑娘![夫人云]鶯鶯為孫飛虎一節,等你不來,無可解危,許張生也。[淨云]那個張生?敢便是狀元。我在京師看榜來,年紀有二十四五歲,洛陽張珙,夸官游街三日。第二日頭答正來到衛尚書家門首,尚書的小姐十八歲,結著彩樓,在那御街上,則一球正打著他。我也騎著馬看,險些打著我。他家粗使梅香十余人,把那張生橫拖倒拽入去。他口叫道:“我自有妻,我是崔相國女婿。”那尚書有權勢气象,那里听,則管拖將入去了。這個卻才便是他本分,出于無奈,尚書說道:“我女奉圣旨結彩樓,你著崔小姐做次妻。他是先奸后娶的,不應娶他。”鬧動京師,因此認得他。[夫人怒云]我道這秀才不中抬舉,今日果然負了俺家。俺相國之家,世無与人做次妻之理。既然張生奉圣旨娶了妻,孩儿,你揀個吉日良辰,依著姑夫的言語,依舊入來做女婿者。[淨云]倘或張生有言語,怎生?[夫人云]放著我哩,明日揀個吉日良辰,你便過門來。[下][淨云]中了我的計策了,准備筵席、茶禮、花紅,克日過門者。[下][洁上云]老僧昨日買登科記看來,張生頭名狀元,授著河中府尹。誰想老夫人沒主張,又許了鄭睊邡ヾC老夫人不肯去接,我將著肴饌直至十里長亭接官走一遭。[下]杜將軍上云]奉圣旨,著小官主兵蒲關,提調河中府事,上馬管軍,下馬管民。誰想君瑞兄弟一舉及第,正授河中府尹,不曾接得。眼見得在老夫人宅里下,擬定乘此机會成親。小官牽羊擔洒直至老夫人宅上,一來慶賀狀元,二來就主親,与兄弟成此大事。左右那里?將馬來,到河中府走一遭。[下]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