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楔子


  [外扮老夫人上開]老身姓鄭,夫主姓崔,官拜前朝相國,不幸因病告殂。只生得個小女,小字鶯鶯,年一十九歲,針指女工,詩詞書算,無不能者。老相公在日,曾許下老身之侄----乃鄭尚書之長子鄭----為妻。因俺孩儿父喪未滿,未得成合。又有個小妮子,是自幼伏侍孩儿的,喚做紅娘。一個小廝儿,喚做歡郎。先夫棄世之后,老身与女孩儿扶柩至博陵安葬;因路途有阻,不能得去。來到河中府,將這靈柩寄在普救寺內。這寺是先夫相國修造的,是則天娘娘香火院,況兼法本長老又是俺相公剃度的和尚;因此俺就這西廂下一座宅子安下。一壁寫書附京師去,喚鄭琩茯菃艀^博陵去。我想先夫在日,食前方丈,從者數百,今日至親則這三四口儿,好生傷感人也呵!
  [仙呂][賞花時]夫主京師祿命終,子母孤孀途路窮;因此上旅櫬在梵王宮。盼不到博陵舊家,血淚洒杜鵑紅。
  今日暮春天气,好生困人,不免喚紅娘出來分付他。紅娘何在?[旦徠扮紅見科][夫人云]你看佛殿上沒人燒香呵,和小姐散心耍一回去來。[紅云]謹依嚴命。[夫人下][紅云]小姐有請。[正旦扮鶯鶯上][紅云]夫人著俺和姐姐佛殿上閒耍一回去來。[旦唱]
  [么篇]可正是人值殘春蒲郡東,門掩重關蕭寺中;花落水流紅,閒愁万种,無語怨東風。[并下]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