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九十八回 張清緣配瓊英 吳用計鴆鄔梨


  話說鄔梨國舅,令郡主瓊英為先鋒,自己統領大軍隨后。那瓊英年方一十六歲,容貌如花的一個處女,原非鄔梨親生的。他本宗姓仇,父名申,祖居汾陽府介休縣,地名綿上。那綿上,即春秋時晉文公求介之推不獲,以綿上為之田,就是這個綿上。那仇申頗有家貲,年已五旬,尚無子嗣;又值喪偶,續娶平遙縣宋有烈女儿為繼室,生下瓊英。年至十歲時,宋有烈身故,宋氏隨即同丈夫仇申往奔父喪。那平遙是介休鄰縣,相去七十余里。宋氏因路遠,倉率留瓊英在家,吩咐主管葉清夫婦看管伏侍。自己同丈夫行至中途,突出一夥強人,殺了仇申,赶散庄客,將宋氏擄去。庄客逃回,報知葉清。那葉清雖是個主管,倒也有些義气,也會使轎捧。妻子安氏,頗是謹慎,當下葉清報知仇家親族,一面呈報官司,捕捉強人;一面埋葬家主尸首。仇氏親族,議立本宗一人,承繼家業。葉清同妻安氏兩口儿,看管小主女瓊英。

  過了一年有余,值田虎作亂,占了威胜,遣鄔梨分兵掠,到介休綿上,搶劫貲財,擄掠男婦,那仇氏嗣子,被亂兵所殺,葉清夫婦,及瓊英女,都被擄去。那鄔梨也無子嗣,見瓊英眉清目秀,引來見老婆倪氏。那倪氏從未生育的,一見瓊英,便十分愛他,卻似親生的一般。瓊英從小聰明,百伶百俐,料道在此不能脫生,又舉目無親,見倪氏愛他,便對倪氏說,向鄔梨討了葉清的妻安氏進來。因此安氏得与瓊英坐臥不离。那葉清被擄時,他要脫身逃走,卻思想瓊英年幼,家主主母,只有這點骨血,我若去了,便不知死活存亡。幸得妻子在彼,倘有机會,同他每脫得患難,家主死在九泉之下,亦是瞑目,因此只得隨順了鄔梨。征戰有功,鄔梨將安氏給還葉清。安氏自此得出入帥府,傳遞消息与瓊英,鄔梨又奏過田虎,封葉清做個總管。

  葉清后被鄔梨差往石室山,采取木石。部下軍士,向山岡下指道:“此處有塊美石,白賽霜雪,一毫瑕疵儿也沒有。土人欲采取他,卻被一聲霹靂,把几個采石的惊死,半晌方醒。因此人都指相戒,不敢近他。”葉清听說,同軍士到岡下看時,眾人發聲喊,都叫道:“奇怪!适兀是一塊白石,卻怎么就變做一個婦人的骸。”葉清上前仔細觀看,恁般奇怪,原來是主母宋氏的尸首,面貌兀是如生,頭面破損處,卻似墜岡撞死的。

  葉清惊訝涕泣,正在沒理會處,卻有本部內一個軍卒,他原是田虎手下的馬圉,當下將宋氏被擄身死的根因,一一備細說道:“昔日大王初起兵的時節,在介休地方,擄了這個女子,欲將他做個壓寨夫人。那女子哄大王放了綁縛,行到此處,被那女子將身攛下高岡撞死。大王見他撞死,叫我下岡剝了他的衣服首飾。是小的伏侍他上馬,又是小的剝他的衣服,面貌認得仔細,千真万真是他。今已三年有余,骸如何兀是好好地?”葉清听罷,把那無窮的眼淚,都落在肚里去了。便對軍士說:“我也認得不錯,卻是我的舊鄰宋老的女儿。”葉清令軍士挑土來掩,上前看時,仍舊是塊白石。眾人十分惊訝歎息,自去干那采石的事。事畢,葉清回到威胜,將田虎殺仇申,擄宋氏,宋氏守節撞死這段事,教安氏密傳与瓊英知道。

  瓊英知了這個消息,如万箭攢心,日夜吞聲飲泣,珠淚偷彈,思報父母之仇,時刻不忘。從此每夜合眼,便見神人說:“你欲報父母之仇,待我教你武藝。”瓊英心靈性巧,覺來都是記得,他便悄地拿根棒,拴了房門,在房中演習。自此日久,武藝精熟,不覺挨至宣和四年的季冬,瓊英一夕,偶爾伏几假寐,猛听的一陣風過,便覺异香扑鼻。忽見一個秀士,頭戴折角巾,引一個緣袍年少將軍,來教瓊英飛石子打擊。那秀士又對瓊英說:“我特往高平,請得『天捷星』到此,教汝异術,救汝离虎窟,報親仇。此位將軍,又是汝宿世姻緣。”瓊英听了“宿世姻緣”四字,羞赧無地,忙將袖儿遮臉。動手,卻把桌上剪刀撥動,鏗然有聲。猛然惊覺,寒月殘燈,依然在目,似夢非夢。瓊英兀坐,呆想了半晌,方歇息。

  次日,瓊英尚記得飛石子的法,便向牆邊揀取瞈卵般一塊圓石,不知高低,試向臥房脊上的鴟尾打去,正打個著,一聲響亮,把個鴟尾打的粉碎,亂紛紛拋下地來。卻惊動了倪氏,忙來詢問。瓊英將巧言支吾道:“夜來夢神人說:『汝父有王侯之分,特來教導你的异術武藝,助汝父成功。』适試將石子飛去,不想正打中了鴟尾。”倪氏惊訝,便將這段話報知鄔梨。那鄔梨如何肯信,隨即喚出瓊英詢問,便把、刀、劍、戟、棍、棒、叉、鈀試他,果然件件精熟。更有飛石子的手段,百發百中。鄔梨大惊,想道:“我真個有福分,天賜异人助我。”因此終日教導瓊英,馳馬試劍。

  當下鄔梨家中,將瓊英的手段傳出去,哄動了威胜城中人,都稱瓊英做“瓊矢鏃”。此時鄔梨欲擇佳吽A匹配瓊英。瓊英對倪氏說道:“若要匹配,只除是一般會打石的;若要配与他人,奴家只是個死。”倪氏對鄔梨說了。鄔梨見瓊英題目太難,把擇囧さE爾停止。今日鄔梨想著王侯二字,萌了异心,因此,保奏瓊英做先鋒,欲乘兩家爭礩,他于中取事。當下鄔梨挑選軍兵,揀擇將佐,离了威胜;撥精兵五千,令瓊英為先鋒;自己統領大軍,隨后進征。

  不說鄔梨,瓊英進兵,卻說宋江等在昭德,俟候迎接陳安撫。一連過了十余日,方報陳安撫軍馬已到。宋江引眾將,出郭遠遠迎接,入到昭德府內歇下,權為行軍帥府。諸將頭目,盡來參見,施禮已畢。陳安撫雖是素知宋江等忠義,卻無繇与宋江覿面相會。今日見宋江謙恭仁厚,愈加欽敬,說道:“圣上知先鋒屢建奇功,特差下官到此監督,就賞賜金銀緞疋,車載前來給賞。”宋江等拜謝道:“某等感安撫相公极力保奏,今日得受厚恩,皆出相公之賜。某等上受天子之恩,下感相公之德,宋江等雖肝腦涂地,不能補報。”陳安撫道:“將軍早建大功,班師回京,天子必當重用。”宋江再拜稱謝道:“請煩安撫相公鎮守昭德,小將分兵攻取田虎巢穴,教他首尾不能相顧。”陳安撫道:“下官离京時,已奏過圣上,將近日先鋒所得州縣,見今缺的府縣官員,盡已下該部速行推補,勒限起程,不日便到。”

  宋江一面將賞賜表散軍將;一面寫下軍帖,差“神行太保”戴宗,往各府州縣鎮守頭領處傳令,俟新官一到,即行交代,勒兵前來听調。到各府州備令已了,再往汾陽探听軍情回報。宋江又將河北降將唐斌等功績,申呈陳安撫,就荐舉金鼎,黃鉞,鎮守壺關抱犢,更替孫立,朱仝等將佐,前來听用。陳安撫一一依允。

  忽有流星探馬報將來,說道:“田虎差馬靈統領將佐軍馬,往救汾陽,又差鄔梨國舅,同瓊英郡主,統領將佐,從東殺至襄垣了。”宋江听罷,与吳用商議,分撥將佐迎敵。當下降將喬道清說道:“馬靈素有妖術,亦會神行法,暗藏金磚打人,百發百中。小道蒙先鋒收錄,未曾出得气力,愿与吾師公孫一清,同到汾陽,說他來降。”宋江大喜,即撥軍馬二千,与公孫胜,喬道清帶領前去。二人辭別宋江,即日領軍馬起程,望汾陽去了不題。

  再說宋江傳令,索超、徐宁、單廷、魏定國、湯隆、唐斌、耿恭,統領軍馬二万,攻取潞城縣;再令王英、扈三娘、孫新、顧大嫂,領騎兵一千,先行哨探北軍虛實。宋江辭了陳安撫,統領吳用、林銶、張清、魯智深、武松、李逵、鮑旭、樊瑞、項充、李袞、劉唐、解珍、解寶、凌振、裴宣、蕭讓、宋清、金大堅、安道全、蔣敬、郁保四、王定六、孟康、樂和、段景住、朱貴、皇甫端、侯健、蔡福、蔡慶,及新降將孫安,共正偏將佐三十一員,軍馬三万五千,离了昭德,望北進發。

  前隊哨探將佐王英等,已到襄垣縣界,五陰山北,早遇北將葉清,盛本哨探到來。兩軍相撞,擂鼓搖旗。北將盛本,立馬當先;宋陣里王英驟馬出陣,更不打話,拍馬捻,直搶盛本。兩軍吶喊,盛本挺縱馬迎住。二將礩敵十數合之上,扈三娘拍馬舞刀,來助丈夫殺。盛本敵二將不過,撥馬便走。扈三娘縱馬赶上,揮刀把盛本砍翻,撞下馬來。王英等驅兵掩殺,葉清不敢抵敵,領兵馬急退。宋兵追赶上來,殺死軍士五百余人,其余四散逃竄。葉清止領得百余騎,奔至襄垣城南二十里外。瓊英軍馬已到扎寨。

  原來葉清于半年前被田虎調來,同主將徐威等鎮守襄垣。近日听得瓊英領兵為先鋒,葉清稟過主將徐威,領本部軍馬哨探,欲乘机相見主女。徐威又令偏將盛本同去,卻好被扈三娘殺了,恰遇瓊英兵馬。當下葉清入寨,參見主女,見主女長大,雖是個女子,也覺威風凜凜,也像個將軍。瓊英認得是葉清,叱退左右,對葉清道:“我今日雖离虎窟,手下止有五千人馬,父母之仇,如何得報。欲脫身逃遁,倘彼知覺,反罹其害。正在躊躇,卻得汝來。”葉清道:“小人正在思想計策,卻無門路。倘有机會,即來報知。”說還未畢,忽報南軍將佐,領兵追殺到來。瓊英披挂上馬,領軍迎敵。

  兩軍相對,旗鼓相望,兩邊列成陣勢。北陣里門旗開處,當先一騎銀馬上,坐著個少年美貌的女將。怎生模樣,但見:

  金釵插鳳,掩映烏云;鎧甲披銀,光欺瑞雪。踏寶鐙鞋翹尖紅,提畫戟手舒嫩玉。柳腰端跨,疊胜帶紫色飄搖;玉体輕盈,挑繡袍紅霞籠罩。臉推三月桃花,眉掃初春柳葉。錦袋暗藏打將石,年方二八女將軍。

  女將馬前旗號,寫的分明:“平南先鋒將郡主瓊英。”南陣軍將看罷,個個喝采。兩陣里花腔鼉鼓喧天,雜彩繡旗閉日。“矮腳虎”王英,看見是個美貌女子,驟馬出陣,挺飛搶瓊英,兩軍吶喊,那瓊英拍馬捻戟來戰。二將礩到十數余合,王矮虎拴不住意馬心猿,法都亂了。瓊英想道:“這可惡!”覷個破綻,只一戟,刺中王英左腿。英兩腳蹬空,頭盔倒罩,撞下馬來。扈三娘看見傷了丈夫,大罵:“賊撥賤小淫婦儿,焉敢無禮!”飛馬搶出來救王英。瓊英挺戟,接住殺。王英在地掙扎不起,北軍擁上,來捉王英,那邊孫新,顧大嫂雙出,死救回陣。顧大嫂見扈三娘礩瓊英不過,使雙刀拍馬上前助戰。

  三個女將,六條臂膊,四把鋼刀,一枝畫戟,各在馬上相迎著:正如風飄玉屑,雪撒瓊花,兩陣軍士,看得眼也花了。三女將礩到二十余合,瓊英望空虛刺一戟,拖戟撥馬便走。扈三娘,顧大嫂一齊赶來。瓊英左手帶住畫戟,右手拈石子,將柳腰扭轉,星眼斜□,覷定扈三娘,只一石子飛來,正打中右手腕。扈三娘負痛,早撇下一把刀來,撥馬便回本陣。顧大嫂見打中扈三娘,撇了瓊英,來救扈三娘。瓊英勒馬赶來,那邊孫新大怒,舞雙鞭,拍馬搶來。未及交鋒,早被瓊英飛起一石子,的一聲,正打中那熟銅獅子盔。孫新大惊,不敢上前,急回本陣,保護王英,扈三娘領兵退去。

  瓊英正欲驅兵追赶,猛听的一聲炮響,此時是二月將終天气,只見柳梢旗亂拂,花外馬頻嘶,山坡后沖出一彪軍來,卻是林銶,孫安,及步軍頭領李逵等,奉宋公明將令,領軍接應。兩軍相撞,擂鼓搖旗,兩陣里迭聲吶喊。那邊“豹子頭”林銶,挺丈八蛇矛,立馬當先;這邊“瓊矢鏃”瓊英,捻方天畫戟縱馬上前。林銶見是個女子,大喝道:“那潑賤,怎敢抗拒天兵!”瓊英更不打話,捻戟拍馬,直搶林銶。林銶挺矛來礩。兩馬相交,軍器并舉。礩無數合,瓊英遮攔不住,賣個破綻,虛刺一戟,撥馬望東便走。林銶縱馬追赶。

  南陣前孫安看見是瓊英旗號,大叫:“林將軍不可追赶,恐有暗算。”林銶手段高強,那里肯听,拍馬緊緊赶將來。那綠茸茸草地上,八個馬蹄翻盞撒鈸般,勃喇喇地風團儿也似般走。瓊英見林銶赶得至近,把左手虛提畫戟,右手便向繡袋中摸出石子,扭回身,覷定林銶面門較近,一石子飛來。林銶眼明手快,將矛柄撥過了石子。瓊英見打不著,再拈第二個石子,手起處,真似流星掣電;石子來,嚇得鬼哭神惊,又望林銶打來。林銶急躲不迭,打在臉上,鮮血迸流,拖矛回陣。瓊英勒馬追赶。

  孫安正待上前,只見本陣軍兵,分開條路,中間飛出五百步軍,當先是李逵,魯智深,武松,解珍,解寶,五員慣步戰的猛將。李逵手□板斧,直搶過來,大叫:“那婆娘不得無禮!”瓊英見他來的凶猛,手拈石子,望李逵打去,正中額角。李逵也了一惊,幸得皮老骨硬,只打的疼痛,卻是不曾破損。瓊英見打不倒李逵,跑馬入陣。李逵大怒,虎須倒豎,怪眼圓睜,大吼一聲,直撞入去。魯智深,武松,解珍,解寶,恐李逵有失,一齊沖殺過來。孫安那里阻當得住?瓊英見眾人赶來,又一石子,早把解珍打翻在地,解寶,魯智深,武松急來扶救。

  這邊李逵只顧赶去,瓊英見他來得至近,忙飛一石子,又中李逵額角;兩次被傷,方鮮血迸流。李逵終是個鐵漢,那綻黑臉上,帶著鮮紅的血,兀是火喇喇地,揮雙斧,撞入陣中,把北軍亂砍。那邊孫安見瓊英入陣,招兵沖殺過來,恰好鄔梨領著徐威等正偏將佐八員,統領大軍已到,兩邊混殺一場。那邊魯智深,武松救了解珍,翻身殺入北陣去了。解寶扶著哥哥,不便殺,被北軍赶上,撒起絆索,將解珍,解寶雙雙儿橫拖倒拽,捉入陣中去了。步兵大敗奔回。卻得孫安奮勇鏖戰,只一劍,把北將唐顯砍下馬來。鄔梨被孫安手下軍卒放冷箭,射中脖項,鄔梨翻身落馬,徐威等死救上馬。

  瓊英眾將見鄔梨中箭,急鳴金收兵。南面宋軍又到,當先馬上一將,卻是“沒羽箭”張清,在寨中听流星報馬說,北陣里有個飛石子的女將,把扈三娘等打傷。張清听報惊异,稟過宋先鋒,急披挂上馬,領軍到此接應,要認那女先鋒。那邊瓊英已是收兵,保護鄔梨,轉過長林,望襄垣去了。張清立馬惆望,有詩為證:

  佳人回馬繡旗揚,士卒將軍個個忙。
  引入長林人不見,百花叢里隔紅妝。

  當下孫安見解珍,解寶被擒,魯智深,武松,李逵三人殺入陣去,欲招兵追赶,天色又晚,只得同張清保護林銶,收兵回大寨。

  宋江正在升帳,令“神醫”安道全看治王英。眾將上前看王英時,不止傷足,連頭面也磕破。安道全敷治已畢,又來療治林銶。宋江見說陷了解珍,解寶,及李逵等三人,不知下落,十分憂悶。無移時,只見武行者同了李逵,殺得滿身血污,入寨來見宋江。武松訴說:“小弟見李逵殺得性起,只顧上前,兄弟幫他殺,殺條血路,沖透北軍,直至城下。只見北軍綁縛著解珍,解寶,欲進城去,被我二人殺死軍士,奪了解珍,解寶,被徐威等大軍赶來,复奪去解珍,解寶,我二人又殺開一條血路,空手到此。只不見魯智深。”宋江听說,滿眼垂淚,差人四下跟尋探听魯智深”宋江叫軍士放了綁縛,喚他上前。

  葉清望宋江磕頭不已道:“某有机密事,乞元帥屏退左右,待葉某備細上陳。”宋江道:“我這里弟兄,通是一般腸肚,但說不妨。”葉清方說:“城中鄔梨,前日在陣上中了藥箭,毒發昏亂,城中醫人,療治無效。葉某趁此,特借訪求醫人,出城探听消息。”宋江便問:“前日拿我二將,如何處置了?”葉清道:“小人恐傷二位將軍,乘鄔梨昏亂,小人假傳將令,把二位將軍,權且監候,如今好好地在那里。”葉清又把仇申夫婦被田虎殺害擄掠,及瓊英的上項事,備細述了一遍。說罷,悲慟失聲。

  宋江見說這段情由,頗覺凄慘。因見葉清是北將,恐有詐謀,正在疑慮,只見安道全上前對宋江道:“真個姻緣天湊,事非偶然!”他便一五一十的說道:“張將軍去冬,也夢甚么秀士,請他去教一個女子飛石;又對他說,是將軍宿世姻緣。張清覺來,痴想成疾。彼時蒙兄長著小弟同張清往高平療治他,小弟診治張清脈息,知道是七情所感,被小弟再三盤問,張將軍方肯說出病根,因是手到病痊。今日听葉清這段話,卻不是与張將軍符合?”宋江听罷,再問降將孫安。孫安答道:“小將頗聞得瓊英不是鄔梨嫡女。系某部下牙將楊芳,与鄔梨左右,相交最密,也知瓊英備細。葉清這段話,決無虛偽。”葉清又道:“主女瓊英,素有報仇雪恥之志。小人見他在陣上連犯虎威,恐城破之日,玉石俱焚。今日小人冒万死到此,懇求元帥。”

  吳用听罷,起身熟視葉清一回,便對宋江道:“看他色慘情真,誠義士也!天助兄長成功,天教孝女報仇!”便向宋江附耳低言說道:“我兵雖分三路合,倘田虎結連金人,我兵兩路受敵。縱使金人不出,田虎計窮,必然降金,似此如何成得蕩平之功?小生正在策划,欲得個內應。今天假其便,有張將軍這段姻緣,只除如此如此,田虎首級只在瓊英手中。李逵的夢神人,已有預兆。兄長豈不聞『要夷田虎族,須諧瓊矢鏃』這兩句么?”宋江省悟,點頭依允,即喚張清,安道全,葉清三人,密語受計。三人領計去了。

  卻說襄垣守城將士,只見葉清回來,高叫:“快開城門!我乃鄔府偏將葉清,奉差尋訪醫人全靈,全羽到此。”守城軍士,隨即到幕府傳鼓通報。須臾,傳出令箭,放開城門。葉清帶領全靈,全羽進城,到了國舅幕府前,里面傳出令來,說喚醫人進來看治。葉清即同全靈進府。隨行軍中,伏侍的伴當人等,稟知郡主瓊英,引全靈到內里參見瓊英已畢,直到鄔梨臥榻前,只見口內一絲兩气。全靈先診了脈息,外使敷貼之藥,內用長托之劑。三日之間,漸漸皮膚紅白,飲食漸進。不過五日,瘡口雖然未完,飲食复舊。鄔梨大喜,教葉清喚醫人全靈入府參見。鄔梨對全靈說道:“賴足下神術療治,瘡口今漸平复。日后富貴,与汝同享。”全靈拜謝道:“全某鄙術,何足道哉?全某有嫡弟全羽,久隨全某在江湖上學得一身武藝,見今隨全某在此,修治藥餌,求相公提拔。”鄔梨傳令,教全羽入府參見。鄔梨看見全羽一表非俗,心下頗是喜歡,令全羽在府外伺候听用。

  全靈,全羽拜謝出府,一連又過了四日,忽報宋江領兵攻城,葉清入府報知鄔梨,說宋江等兵強將勇,須是郡主,方可退敵。鄔梨聞報,隨即帶領瓊英入教場,整點兵馬。只見全羽上演武廳稟道:“蒙恩相令小人伺候听用,今聞兵馬臨城,小人不才,愿領兵出城,教他片甲不回。”當有總管葉清,假意大怒,對全羽道:“你敢出大言,敢与我比試武藝?”全羽笑道:“我十八般武藝,自小習學,今日正要与你比試。”葉清來稟鄔梨;鄔梨依允,付与馬。二人各綽上馬,在演武廳前,來來往往,番番复复,攪做一團,扭做一塊。鞍上人礩人,坐下馬礩馬,礩了四五十合,不分胜負。

  此時瓊英在旁侍立,看見全羽面貌,心下惊疑道:“卻像那里曾見過的,法与我一般。”思想一回,猛然省悟道:“夢中教我飛石的,正是這個面龐,不知會飛石也不。”便捻戟驟馬近前,將畫戟隔開二人。這里瓊英恐葉清傷了全羽,卻不知葉清已是一路的人。瓊英挺戟,直搶全羽,全羽挺迎住,兩個又礩過五十余合。瓊英霍地回馬,望演武廳上便走,全羽就勢里赶將來。瓊英拈取石子,回身覷定全羽肋下空處,只一石子飛來。全羽早已瞧科,將右手一綽,輕輕的接在手中。瓊英見他接了石子,心下十分惊异,再取第二個石子飛來。全羽見瓊英手起,也將手中接的石子應手飛去。只听的一聲響亮,正打中瓊英飛來的石子:兩個石子,打得雪片般落將下來。

  那日城中將士徐威等,俱各分守四門,教場中只有牙將校尉。也有猜疑這個人是奸細,因見郡主瓊英是金枝玉葉,也和他比試,又是鄔梨部下親密將佐葉清引進來的,他每如何敢來啟齒?眼見得城池不濟事了,各人自思隨風轉舵。也是田虎合敗,天褫鄔梨之魄,使他昏暗。當下喚全羽上廳,賜了衣甲馬匹,即令全羽領兵二千,出城迎敵。全羽拜謝,遵令出城,殺退宋兵,進城報捷。鄔梨大喜。當日賞勞全羽歇息,一宿無話。

  次日,宋兵又到,鄔梨又令全羽領兵三千,出城迎敵。從辰至午,鏖戰多時,被全羽用石打得宋將亂攛奔逃。全羽招兵掩殺,直赶過五陰山,宋江等抵敵不住,退入昭德去了。全羽得胜回兵,進城報捷,鄔梨十分歡喜。葉清道:“今日恩主有了此人,及郡主瓊英,何患宋兵將猛,何患大事不成。”葉清又說:“郡主前已有愿,只除是一般會飛石的,方愿匹配。今全將軍如此英雄,也不辱了郡主。”當下被葉清再三攛掇,也是瓊英夫婦姻緣湊合,赤繩系定,解拆不開的。鄔梨依允,擇吉于三月十六日,備辦各項禮儀筵宴,招贅張清為吽C是日笙歌細樂,錦堆繡簇,筵席酒肴之盛,洞房花燭之美,是不必說。當下儐相贊禮,全羽与瓊英披紅挂錦,雙雙儿交拜神,后拜鄔梨假岳丈。鼓樂喧天,异香扑鼻。引入洞房,山盟海誓。全羽在燈下看那瓊英時,与教場內又是不同。有詞《元和令》為證:

  指頭嫩似蓮塘藕,腰肢弱比章台柳。
  凌波步處寸金流,桃腮映帶翠眉。

  今宵燈下一回首,總是玉天仙陟降巫山岫。

  當下全羽,瓊英,如魚似水,似漆如膠,又不必說。

  當夜全羽在枕上,方把真姓名說出,原來是宋軍中正將“沒羽箭”張清,這個醫士全靈,就是“神醫”安道全。瓊英也把向來冤苦,備細訴說。兩個唧唧噥噥的說了一夜。挨了兩日,被他兩個里應外合,鴆死鄔梨,密喚徐威入府議事,也將他殺了,其余軍將皆降。張清,瓊英下令:城中有走透消息者,同伍中人并斬;本犯不論軍民,皆夷三族。因此水不通。又放出解珍,解寶,同張清,葉清分守四門。安道全同葉清步下軍卒,出城到昭德,報知宋先鋒。吳用又令李逵,武松,黑夜里保護“圣手書生”蕭讓,到襄垣相見瓊英,張清,搜覓鄔梨筆跡,假寫鄔梨字樣,申文書札,令葉清□領到威胜,報知田虎招贅郡馬之事,就于中相机行事。葉清□領,辭別張清,瓊英,望威胜去了。

  再說宋江在昭德城中,差蕭讓,安道全去后,又報索超,徐宁等將,攻克潞城,差人來報捷音說:“索超等領兵圍潞城,池方堅閉城門,不敢出來接戰。徐徐宁与眾將設計,令軍士裸形大罵,激怒城中軍士。城中人人欲戰,池方不能阻當,開門出戰。北軍奮勇,四門殺出,我軍且戰且退,誘北軍四散离城。卻被唐斌從東路領軍突出,湯隆從西路引兵撞來;東西二門守城軍士,閉門不迭,被湯隆,唐斌二將,領兵殺入城中,奪了城池。徐宁搠翻了池方,其余將佐,殺的殺了,走的走了,殺死北兵五千余人,奪得戰馬三千余匹,降服了万余軍士。索超等將入城,安撫百姓,特此先來報捷。其余軍民戶口,庫藏金銀,另行造冊呈報。”宋江聞報大喜,即令申呈陳安撫,并標錄索超等功次,賞賜來人。即寫軍帖,著他回報,待各路兵馬到來,一齊進兵。軍人望潞城回覆去了不題。

  卻說威胜田虎處俱省院官,見探馬絡繹來報說:喬道清,孫安都已降服;又報昭德,潞城已破。省院官即日奏知田虎。

  田虎大惊,与眾多將佐正在計議,忽報襄垣守城偏將葉清□領國舅書札到來。田虎即命宣進。只因這葉清進來,有分教,威胜城中,削平哨聚強徒;武鄉縣里,活捉謀王反賊。畢竟田虎了鄔梨申文,怎么回答,且听下回分解。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