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十回 張順鑿漏海鰍船 宋江三敗高太尉


   話說高太尉在濟州城中帥府坐地,喚過王煥等眾節度使商議:傳令將各路軍馬,拔寨收入城中;教現在節度使俱各全副披挂,伏於城內;各寨軍士,盡數准備擺列於城中;城上俱各不豎旌旗,只於北門上立黃旗一面,上書「天詔」二字。高俅与天使眾官,都在城上,只等宋江到來。

   當日梁山泊中,先差「沒羽箭」張清,將帶五百哨馬,到濟州城邊,周回轉了一遭,望北去了。須臾,「神行太保」戴宗,步行來探了一遭。人報与高太尉,親自臨:月城上,女牆邊,左右從者百余人,大張麾蓋,前設香案。遙望北邊宋江軍馬到來,前面金鼓,五方旌旗,眾頭領簸箕掌,栲栳圈, 翅一般,擺列將來。當先為首,宋江,盧俊義,吳用,公孫胜,在馬上欠身,与高太尉聲喏。高太尉見了,使人在城上叫道:「如今朝廷赦你們罪犯,特來招安,如何披甲前來?」宋江使戴宗至城下回覆道:「我等大小人員,未蒙恩澤,不知詔意如何?未敢去其介胄。望太尉周全。可盡喚在城百姓耆老,一同听詔,那時承恩卸甲。」高太尉出令,教喚在城耆老百姓,盡都上城听詔。無移時,紛紛滾滾,盡皆到了。宋江等在城下,看見城上百姓老幼擺滿,方才勒馬向前。鳴鼓一通,眾將下馬。鳴鼓二通,眾將步行到城邊,背後小校,牽著戰馬,离城一箭之地,齊齊地伺候著。鳴鼓三通,眾將在城下拱手,听城上開讀詔書。那天使讀道:

    制曰:人之本心,本無二端;國之盚D,俱是一理。作
    善則為良民,造惡則為逆党。朕聞梁山泊聚眾已久,不
    蒙善化,未复良心。今差天使頒降詔書,除宋江,盧俊
    義等大小人眾,所犯過惡,并与赦免。其為首者,詣京
    謝恩;協隨助者,各歸鄉閭。嗚呼,速沾雨露,以就去
    邪歸正之心;毋犯雷霆,當效革故鼎新之意。故茲詔示
    ,想宜悉知。
    宣和年 月 日

   當時軍師吳用正听讀到除宋江三字,便目視花榮道:「將軍听得麼?」卻才讀罷詔書,花榮大叫:「既不赦我哥哥,我等投降則甚?」搭上箭,拽滿弓,望著那個開詔使臣道:「看花榮神箭!」一箭射中面門,眾人急救。城下眾好漢,一齊叫聲「反!」亂箭望城上射來,高太尉回避不迭。四門突出軍馬來,宋江軍中,一聲鼓響,一齊上馬便走。城中官軍追赶,約有五六里回來,只听得後軍炮響,東有李逵,引步軍殺來,西有扈三娘,引馬軍殺來:兩路軍兵,一齊合到。官軍只怕有埋伏,急退時,宋江全夥,卻回身卷殺將來;三面夾攻,城中軍馬大亂,急急奔回,殺死者多。宋江收軍,不教追赶,自回梁山泊去了。

   卻說高太尉在濟州寫表,申奏朝廷說:「宋江賊寇,射死天使,不伏招安。」外寫密書,送与蔡太師,童樞密,楊太尉,煩為商議,教太師奏過天子,沿途接應糧草,星夜發兵前來,并力剿捕群賊。

   卻說蔡太師收得高太尉密書,徑自入朝,奏知天子。天子聞奏,龍顏不悅云:「此寇數辱朝廷,累犯大逆。」隨即降'H,教諸路各助軍馬,并听高太尉調遣。楊太尉已知節次失利,再於御營司選撥二將,就於龍猛,虎翼,捧日,忠義四營內,各選精兵五百,共計二千,跟隨兩個上將,去助高太尉殺賊。

   這兩員將軍是誰?一個是八十万禁軍都教頭,官帶左義衛親軍指揮使,護駕將軍丘岳,一個是八十万禁軍副教頭,官帶右義衛親軍指揮使,車騎將軍周昂。這兩個將軍,累建奇功,名聞海外,深通武藝,威鎮京師,又是高太尉心腹之人。當時楊太尉點定二將,限目下起身,來辭蔡太師。蔡京吩咐道:「小心在意,早建大功,必當重用!」二將辭謝了去。四營內,一個個選揀身長体健,腰細膀闊,山東河北,能登山,慣赴水,那一等精銳軍漢,撥与二將。這丘岳,周昂,辭了眾省院官,去辭楊太尉稟說:「明日出城。」楊太尉各賜与二將五匹好馬,以為戰陣之用。二將謝了太尉,各自回營,收拾起身。次日,軍兵拴著馬行程,都在御營司前伺候。丘岳,周昂二將,分做四隊:龍猛,虎翼二營一千軍,有二千余騎軍馬,丘岳總領;捧日,忠義二營一千軍,也有二千余騎軍馬,周昂總領。又有一千步軍,分与二將隨從。丘岳,周昂到辰牌時分,擺列出城。楊太尉親自在城門上看軍。且休說小校威雄,親隨勇猛。去那兩面繡旗下,一叢戰馬之中,簇擁著護駕將軍丘岳。怎生打扮,但見:

    戴一頂纓撒火,錦兜鍪,雙鳳翅照天盔。披一副綠絨穿
    ,紅綿套,嵌連環鎖子甲。穿一領翠沿邊,珠絡縫,荔
    枝紅,圈金繡戲獅袍。系一條襯金葉,玉玲瓏,雙獺尾
    ,紅 釘盤螭帶。著一雙簇金線,海驢皮,胡桃紋,抹
    綠色云根靴。彎一張紫檀靶,泥金梢,龍角面,虎筋弦
    寶雕弓。懸一壺柴竹杆,朱紅扣,鳳尾翎,狼牙金點鋼
    箭。挂一口七星裝,沙魚鞘,賽龍泉,欺巨闕霜鋒劍。
    橫一把撒朱纓,水磨杆,龍吞頭,偃月樣三停刀。騎一
    匹快登山,能跳澗,背金鞍,播玉勒胭脂馬。

   那丘岳坐在馬上,昂昂奇偉,領著左隊人馬,東京百姓,看了無不喝采。隨後便是右隊,捧日,忠義兩營軍馬,端的整齊。去那兩面繡旗下,一叢戰馬之中,簇擁著車騎將軍周昂。怎生打扮,但見:

    戴一頂吞龍頭,撒青纓,珠閃爍爛銀盔。披一副損槍尖
    ,坏箭頭,襯香綿熟鋼甲。穿一領繡牡丹,飛雙鳳,圈
    金線降紅袍。系一條稱狼腰,宜虎体,嵌七寶麒麟帶。
    著一雙起三尖,海獸皮,倒云根虎尾靴。彎一張雀畫面
    ,龍角靶,紫綜繡六鈞弓。攢一壺 雕翎,鐵木杆,透
    唐猊鑿子箭。使一柄欺袁達,賽石丙,劈開山金蘸斧。
    駛一匹負千斤,高八尺,能沖陣火龍駒。懸一條銀杆四
    方棱,賽金光劈楞簡。

   這周昂坐在馬上,亭亭威猛。領著右隊人馬,來到城邊,与丘岳下馬,來拜辭楊太尉,作別眾官,离了東京,取路望濟州進發。

   且說高太尉在濟州,和聞參謀商議:比及添撥得軍馬到來,先使人去近處山林,砍伐木植大樹;附近州縣,拘刷造船匠人,就濟州城外,搭起船場,打造戰船;一面出榜,招募敢勇水手軍士。

   濟州城中客店內,歇著一個客人,姓葉名春,原是泗州人氏,善會造船。因來山東,路經梁山泊過,被他那里小夥頭目,劫了本錢,流落在濟州,不能夠回鄉。听得高太尉要伐木造船,征進梁山泊,以圖取胜,將紙畫成船樣,來見高太尉。拜罷,稟道:「前者恩相以船征進,為何不能取胜?蓋因船只皆是各處拘刷將來的,使風搖櫓,俱不得法;更兼船小底尖,難以用武。葉春今獻一計,若要收伏此寇,必須先造大船數百只。最大者名為大海鰍船。兩邊置二十四部水軍,船中可容數百人,每軍用十二個人踏動;外用竹笆遮護,可避箭矢;船面上豎立弩樓,另造□車,擺布放於上。如要進發,垛樓上一聲梆子響,二十四部水車,一齊用力踏動,其船如飛,他將何等船只可以攔擋!若是遇著敵軍,船面上伏弩齊發,他將何物可以遮護!其第二等船,名為小海鰍船。兩邊只用十二部水車;船中可容百十人;前面後尾,都釘長釘;兩邊亦立弩樓,仍設遮洋笆片。這船卻行梁山泊小港,擋住這廝私路伏兵。若依此計,梁山之寇,指日唾手可平。」

   高太尉听說,看了圖樣,心中大喜。便叫取酒食衣服,賞了葉春,就著做監造戰船都作頭。連日曉夜催并,砍伐木植,限日定時,要到濟州交納。各路府州縣,均各合用造船物料。如若違限二日,笞四十,每三日加一等;若違限五日外者,定依軍令處斬。各處逼迫守令催督,百姓亡者數多,眾民嗟怨。有詩為證:

    井蛙小見豈知天,可慨高俅听譎言。畢竟鰍船難取胜,
    傷財勞眾枉徒然。

   且不說葉春監造海鰍等船,卻說各處添撥水軍人等,陸續都到濟州。高太尉分撥各寨節度使下听調,不在話下。只見門吏報道:「朝廷差遣丘岳,周昂二將到來。」高太尉令眾節度使出城迎接。二將到帥府,參見了太尉,親賜酒食,撫慰已畢,一面差人賞軍,一面管待二將。二將便請太尉將令,引軍出城搦戰。高太尉道:「二公且消停數日,待海鰍船完備,那時水陸并進,船騎雙行,一鼓可平賊寇。」丘岳,周昂稟道:「某等覷梁山泊草寇,如同儿戲,太尉放心,必然奏凱還京。」高俅道:「二將若果應口,吾當奏知天子前,必當重用。」是日宴散,就帥府前上馬,回歸本寨,且把軍馬屯駐听調。

   不說高太尉催促造船征進,卻說宋江与眾頭領自從濟州城下叫反殺人,奔上梁山泊來,卻与吳用等商議道:「兩次招安,都傷犯了天使,越增得罪惡重了,朝廷必然又差軍馬來。」便差小嘍羅下山,去探事情如何,火急回報。不數日,只見小嘍羅探知備細,報上山來:「高俅近日招募一水軍,叫葉春為作頭,打造大小海鰍船數百只;東京又新遣差兩個御前指揮,俱到來助戰。一個姓丘名岳,一個姓周名昂,二將英勇;各路又添撥到許多人馬,前來助戰。」

   宋江便与吳用計議道:「似此大船,飛游水面,如何破得?」吳用笑道:「有何懼哉!只消得几個水軍頭領便了。旱路上交鋒,自有猛將應敵。然雖如此,料這等大船,要造必在數旬間,方得成就。目今尚有四五十日光景,先教一兩個弟兄去那造船厂里,先薅惱他一遭,後卻和他慢慢地放對。」宋江道:「此言最好!可教『鼓上蚤』時遷,『金毛犬』段景住,這兩個走一遭。」吳用道:「再叫張青,孫新,扮作拽樹民夫,雜在人叢里,入船厂去。叫顧大嫂,孫二娘,扮作送飯婦人,和一般的婦人,雜將入去,卻叫時遷,段景住相幫。再用張清引軍接應,方保万全。」前後喚到堂上,各各听令已了。眾人歡喜無限,分頭下山,自去行事。

   卻說高太尉曉夜催促,督造船只,朝暮捉拿民夫供役。那濟州東路上一帶,都是船厂,趲造大海鰍船百只,何止回人數千,紛紛攘攘。那等蠻軍,都拔出刀來, 嚇民夫,無分星夜,要趲完備。是日,時遷,段景住先到了厂內,兩個商量道:「眼見的孫張二夫妻,只是去船厂里放火,我和你也去那里,不顯我和你高強。我們只伏在這里左右,等他船厂里火發,我便卻去城門邊伺候,必然有救軍出來,乘勢閃將入去,就城樓上放起火來,你便卻去城西草料場里,也放起把火來,教他兩下里救應不迭。這場惊嚇不小。」兩個自暗暗地相約了,身邊都藏了引火的藥頭,各自去尋個安身之處。

   卻說張青,孫新兩個來到濟州城下,看見三五百人,拽木頭入船厂里去。張孫二人,雜在人叢里,也去拽木頭,投厂里去。厂門口約有二百來軍漢,各帶腰刀,手拿棍棒,打著民夫,盡力拖拽入厂里面交納。團團一遭,都是排柵;前後搭蓋茅草厂屋,有二三百間。張青,孫新入到里面看時,匠人數千:解板的在一處,鈳船的在一處, 船的在一處:匠人民夫,亂滾滾往人,不記其數。這兩個徑投做飯的笆棚下去躲避。孫二娘,顧大嫂兩個穿了些腌腌膽膽衣服,各提著個飯罐,隨著一般送飯的婦人,打哄入去。看看天色漸晚,月色光明,眾匠人大半尚兀自在那里掙趲未辦的工程。當時近有二更時分,孫新,張青在左邊船厂里放火,孫二娘,顧大嫂在右邊船厂里放火。兩下火起,草屋焰騰騰地价燒起來。船厂內民夫工匠,一齊發喊,拔翻眾柵,各自逃生。

   高太尉正睡間,忽听得人報道:「船場里火起!」急忙起來,差撥官軍,出城救應。丘岳,周昂二將,各引本部軍兵,出城救火,城樓上一把火起。高太尉听了,親自上馬,引軍上城救火時,又見報道:「西草場內又一把火起,」照耀渾如白日。丘周二將,引軍去西草場中救護時,只听得鼓聲振地,喊殺連天,原來「沒羽箭」張清,引著五百驃騎將軍,在那里埋伏,看見丘岳,周昂引軍來救應,張清便直殺將來,正迎著丘岳,周昂軍馬。張清大喝道:「梁山泊好漢全夥在此!」丘岳大怒,拍馬舞刀,直取張清。張清手□長槍來迎,不過三合,拍馬便走。丘岳要逞功勞,隨後赶來,大喝:「反賊休走!」張清按住長槍,輕輕去錦袋內,偷取個石子在手,扭回身軀,看丘岳來得較近,手起喝聲道:「著!」一石子正中丘岳面門,翻身落馬。周昂見了,便和數個牙將,死命來救丘岳。周昂戰住張清,眾將救得丘岳上馬去了。張清与周昂戰不到數合,回馬便走。周昂不赶,張清又回來。卻見王煥,徐京,楊溫,李從吉四路軍到。張清手招引了五百驃騎軍,竟回舊路去了。這里官軍,恐有伏兵,不敢去赶,自收軍兵回來,且只顧救火。三處火滅,天色已曉。

   高太尉教看丘岳中傷如何。原來那一石子,正打面門唇口里,打落了四個牙齒;鼻子嘴唇,都打破了。高太尉著令醫人治療,見丘岳重傷,恨梁山泊深入骨髓;一面使人喚葉春,吩咐教在意造船征進;船厂四圍,都教節度使下了寨柵,早晚提備,不在話下。

   卻說張青,孫新夫妻四人,俱各歡喜;時遷,段景住兩個,都回舊路:六人已都有部從人馬,迎接回梁山泊去了。都到忠義堂,去說放火一事。宋江大喜,設宴時遷六人。自此之後,不時間使人探視。

   造船將完,看看冬到。其年天气甚暖,高太尉心中暗喜,以為天助。葉春造船,也都辦完,高太尉催趲水軍,都要上船,演習本事。大小海鰍等船,陸續下水。城中帥府招募到四山五岳水手人等,約有一万余人。先教一半去各船上學踏車,著一半學放弩箭。不過二十余日,戰船演習已都完足了。葉春請太尉看船,有詩為證:

    自古兵机在速攻,鋒摧師老豈成功。高俅鹵莽無通變,
    經歲勞民造戰艟。

   是日,高俅引領眾多節度使,軍官頭目,都來看船。把海鰍船三百余只,分布水面。選十數只船,遍插旌旗,篩鑼擊鼓,梆子響處,兩邊水車,一齊踏動,端的是風飛電走。高太尉看了,心中大喜:似此如飛船只,此寇將何攔截,此戰必胜。隨取金銀緞疋,賞賜葉春;其余人匠,各給盤纏, 放歸家。次日,高俅令有司宰烏牛、白馬、 、羊、果品,擺列金、銀、錢、紙,致祭水神。排列已了,眾將請太尉行香。丘岳瘡口已完,恨入心髓,只要活捉張清報讎。當同周昂与眾節度使,一齊都上馬,跟隨高太尉到船邊下馬,隨侍高俅,致祭水神。焚香贊禮已畢,燒化楮帛,眾將稱賀已了,高俅叫取京師原帶來的歌儿舞女,都令上船作樂侍宴。一面教軍健車船,演習飛走水面,船上笙簫謾品,歌舞悠揚,游 終夕不散。當夜就船中宿歇。次日,又設席面飲酌,一連三日筵宴,不肯開船。忽有人報道:「梁山泊賊人寫一首詩,貼在濟州城里土地廟前,有人揭得在此。」其詩寫道:

    幫閒得志一高俅,漫領三軍水上游。便有海鰍船万只,
    俱來泊內一齊休。

   高太尉看了詩大怒,便要起軍征剿。「若不殺盡賊寇,誓不回軍!」聞參謀諫道:「太尉暫息雷霆之怒。想此狂寇懼怕,特寫惡言 嚇,不為大事。消停數日之間,撥定了水陸軍馬,那時征進未遲。目今深冬,天气和暖,此天子洪福,元帥虎威也。」高俅听罷甚喜,遂入城中,商議撥軍遣將。旱路上便調周昂,王煥,同領大軍,隨行策應。卻調項元鎮,張開,總領軍馬一万,直至梁山泊山前那條大路上守住廝殺。原來梁山泊自古四面八方,茫茫蕩蕩,都是蘆葦煙水。近來只有山前這條大路,卻是宋公明方才新筑的,舊不曾有。高太尉教調馬軍先進,截住這條路口。其余聞參謀,丘岳,徐京,梅展,王文德,楊溫,李從吉,長史王瑾,造船人葉春,隨行牙將,大小軍校隨從人等,都跟高太尉上船征進。

   聞參謀諫道:「主帥只可監督馬軍,陸路進發,不可自登水路,親領險地。」高太尉道:「無傷!前番二次,皆不得其人,以致失陷了人馬,折了許多船只。今番造得若干好船,我若不親臨監督,如何擒捉此寇?今次正要与賊人決一死戰,汝不必多言!」聞參謀再不敢開口,只得跟隨高太尉上船。高俅撥三十只大海鰍船,与先鋒丘岳,徐京,梅展管領,撥五十只小海鰍船開路,令楊溫同長史王瑾,船匠葉春管領。頭船上立兩面大紅繡旗,上書十四個金字道:「攪海翻江沖巨浪,安邦定國滅洪妖。」中軍船上,卻是高太尉,聞參謀,引著歌儿舞女,自守中軍隊伍。向那三五十只大海鰍船上,擺開碧油幢,帥字旗,黃鉞白旄,朱  蓋,中軍器械。後面船上,便令王文德,李從吉壓陣。此是十一月中時。馬軍得令先行。水軍先鋒丘岳,徐京,梅展,三個在頭船上,首先進發,飛云卷霧,望梁山泊來。但見海鰍船:

    前排箭洞,上列弩樓。沖波如蛟蜃之形,走水似鯤鯨之
    勢。龍鱗密布,左右排二十四部絞車; 翅齊分,前後
    列一十八般軍器。青布織成 蓋,紫竹制作遮洋。往來
    沖擊似飛梭,展轉交鋒欺快馬。

   宋江,吳用已知備細,預先布置已定,單等官軍船只到來。當下三個先鋒,催動船只,把小海鰍分在兩邊,擋住小港;大海鰍船,望中進發。眾軍諸將,正如蟹眼鶴頂,只望前面奔竄,迤邐來到梁山泊深處。只見遠遠地早有一簇船來,每只船上,只有十四五人,身上都有衣甲,當中坐著一個頭領。前面三只船上,插著三把白旗,旗上寫道:「梁山泊阮氏三雄」;中間阮小二,左邊阮小五,右邊阮小七。遠遠地望見明晃晃都是戎裝衣甲,卻原來盡把金銀箔紙糊成的。三個先鋒見了,便叫前船上將火炮,火槍,火箭,一齊打放。那三阮全然不懼,料著船近,槍箭射得著時,發聲喊,齊跳下水里去了。

   丘岳等奪得三只空船,又行不過三里來水面,見三只快船,搶風搖來。頭只船上,只見十數個人,都把青黛黃丹,土朱泥粉,抹在身上,頭上披著發,口中打著胡哨,飛也似來。兩邊兩只船上,都只五七個人,搽紅畫綠不等。中央是「玉 竿」孟康,左邊是「出洞蛟」童威,右邊是「翻江蜃」童猛。這里先鋒丘岳,又叫打放火器,只見對面發聲喊,都棄了船,一齊跳下水里去了。又捉得三只空船。再行不得三里多路。又見水面上三只中等船來。每船上四把櫓,八個人搖動,十余個小嘍羅,打著一面紅旗,簇擁著一個頭領坐在船頭上,旗上寫「水軍頭領『混江龍』李俊。左邊這只船上,坐著這個頭領,手□鐵槍,打著一面綠旗,上寫道:「水軍頭領『船火儿』張橫。」」右邊那只船上,立著那個好漢,上面不穿衣服,下腿赤著雙腳,腰間插著几個鐵鑿,手中挽個銅 ,打著一面 旗銀字,上書「頭領『浪里白條』張順」。乘著船,高聲說道:「承謝送船到泊。」三個先鋒听了,喝教:「放箭!」弓弩響時,對面三只船上眾好漢,都翻筋斗跳下水里去了。此是暮冬天气,官軍船上,招來的水手軍士,那里敢下水去?

   正猶豫間,只听得梁山泊頂上,號炮連珠价響,只見四分五落,蘆葦叢中,鑽出千百只小船來,水面如飛蝗一般。每只船上,只三五個人,船艙中竟不知有何物。大海鰍船要撞時,又撞不得。水車正要踏動時,前面水底下都填塞定了,車輻板竟踏不動。弩樓上放箭時,小船上人,一個個自頂片板遮護。看看逼將攏來,一個把鐃 搭住了舵,一個把板刀便砍那踏車的軍士。早有五六十個爬上先鋒船來。官軍急要退時,後面又塞定了,急切退不得。前船正混戰間,後船又大叫起來。高太尉和聞參謀在中軍船上,听得大亂,急要上岸,只听得蘆葦中金鼓大振,艙內軍士一齊喊道:「船底漏了。」滾滾走入水來。前船後船,盡皆都漏,看看沉下去。四下小船,如螞蟻相似,望大船邊來。高太尉新船,緣何得漏?卻原來是張順引領一班儿高手水軍,都把 鑿在船底下鑿透船底,四下里滾入水來。

   高太尉爬去舵樓上,叫後船救應,只見一個人從水底下鑽將起來,便跳上舵樓來,口里說道:「太尉,我救你性命。」高俅看時,卻不認得。那人近前,便一手揪住高太尉巾幘,一手提住腰間束帶,喝一聲下去,把高太尉扑通地丟下水里去。堪嗟赫赫中軍將,翻作淹淹水底人!只見旁邊兩只小船,飛來救應,拖起太尉上船去。那個人便是「浪里白條」張順,水里拿人,渾如瓮中捉 ,手到拈來。

   前船丘岳見陣勢大亂,急尋脫身之計,只見傍邊水手叢中,走出一個水軍來。丘岳不曾提防,被他赶上,只一刀,把丘岳砍下船去。那個便是梁山泊「錦豹子」楊林。徐京,梅展見殺了先鋒丘岳,兩節度使奔來殺楊林。水軍叢中,連搶出四個小頭領來:一個是「白面郎君」鄭天壽,一個是「病大虫」薛永,一個是「打虎將」李忠,一個是「操刀鬼」曹正,一發從後面殺來。徐京見不是頭,便跳下水去逃命,不想水底下已有人在彼,又吃拿了。薛永將梅展一槍,搠著腿股,跌下艙里去。原來八個頭領,來投充水軍,尚兀自有三個在前船上:一個是「青眼虎」李云,一個是「金錢豹子」湯隆,一個是「鬼臉儿」杜興。眾節度使便有三頭六臂,到此也施展不得。

   梁山泊宋江,盧俊義,已自各分水陸進攻。宋江掌水路,盧俊義掌旱路。休說水路全胜,且說盧俊義引領諸將軍馬,從山前大路,殺將出來,正与先鋒周昂,王煥馬頭相迎。周昂見了,當先出馬,高聲大罵:「反賊,認得俺麼?」盧俊義大喝:「無名小將,死在目前,尚且不知!」便挺槍躍馬,直奔周昂,周昂也掄動大斧,縱馬來敵。兩將就山前大路上交鋒, 不到二十余合,未見胜敗。只听得後隊馬軍,發起喊來。原來梁山泊大隊軍馬,都埋伏在山前兩下大林叢中,一聲喊起,四面殺將出來。東南關胜,秦明,西北林c,呼延灼:眾多英雄,四路齊到。項元鎮,張開那里攔擋得住,殺開條路,先逃性命走了。周昂,王煥不敢戀戰,拖了槍斧,奪路而走,逃入濟州城中;扎住軍馬,打听消息。

   再說宋江掌水路,捉了高太尉,急教戴宗傳令,不可殺害軍士。中軍大海鰍船上聞參謀等,并歌儿舞女,一應部從,盡擄過船。鳴金收軍,解投大寨。宋江,吳用,公孫胜等,都在忠義堂上,見張順水淥淥地解到高俅。宋江見了,慌忙下堂扶住,便取過羅緞新鮮衣服,与高太尉重新換了,扶上堂來,請在正面而坐。宋江納頭便拜,口稱「死罪!」高俅慌忙答禮。宋江叫吳用,公孫胜扶住拜罷,就請上坐。再叫燕青傳令下去:「如若今後殺人者,定依軍令,處以重刑!」號令下去,不多時,只見紛紛解上人來:童威,童猛解上徐京;李俊,張橫解上王文德;楊雄,石秀解上楊溫;三阮解上李從吉;鄭天壽,薛永,李忠,曹正解上梅展;楊林解獻丘岳首級;李云,湯隆,杜興,解獻葉春,王瑾首級;解珍,解寶擄捉聞參謀,并歌儿舞女,一應部從,解將到來。單單只走了四人:周昂,王煥,項元鎮,張開。宋江都教換了衣服,重新整頓,盡皆請到忠義堂上,列坐相待。但是活捉軍士,盡數放回濟州。另教安排一只好船,安頓歌儿舞女,一應部從,令他自行看守。有詩為證:

    奉命高俅欠取裁,被人活捉上山來。不知忠義為何物,
    翻宴梁山嘯聚台。

   當時宋江便教殺牛宰馬,大設筵宴,一面分投賞軍,一面大吹大擂,會集大小頭領,都來与高太尉相見。各施禮畢,宋江持盞擎杯,吳用,公孫胜執瓶捧案,盧俊義等侍立相待。宋江開口道:「文面小吏,安敢叛逆圣朝,奈緣積累罪尤,逼得如此。二次雖奉天恩,中間委曲奸弊,難以縷陳。万望太尉慈憫,救拔深陷之人,得瞻天日,刻骨銘心,誓圖死保。」高俅見了眾多好漢,一個個英雄猛烈,林c,楊志怒目而視,有欲要發作之色,先有了五分懼怯。便道:「宋公明,你等放心!高某回朝,必當重奏,請降寬恩大赦,前來招安,重賞加官,大小義士,盡食天祿,以為良臣。」宋江听了大喜,拜謝太尉。

   當日筵會,甚是整齊;大小頭領,輪番把盞,殷 相勸。高太尉大醉,酒後不覺放蕩,便道:「我自小學得一身相扑,天下無對。」盧俊義卻也醉了,怪高太尉自夸「天下無對」,便指著燕青道:「我這個小兄弟,也會相扑,三番上岱岳爭交,天下無對。」高俅便起身來,脫了衣裳,要与燕青廝扑。眾頭領見宋江敬他是個天朝太尉,沒奈何處,只得隨順听他說;不想要勒燕青相扑,正要滅高俅的嘴,都起身來道:「好,好,且看相扑!」眾人都哄下堂去。宋江亦醉,主張不定。兩個脫了衣裳,就廳階上,宋江叫把軟褥舖下。兩個在剪絨毯上,吐個門戶。高俅搶將入來,燕青手到,把高俅扭 得定,只一交,顛翻在地褥上,做一塊半晌掙不起。這一扑,喚做「守命扑」。宋江,盧俊義慌忙扶起高俅,再穿了衣服,都笑道:「太尉醉了,如何相扑得成功,切乞恕罪!」高俅惶恐無限,卻再入席,飲至夜深,扶入後堂歇了。

   次日,又排筵會,与高太尉壓惊,高俅遂要辭回,与宋江等作別。宋江道:「某等淹留大貴人在此,并無异心;若有瞞昧,天地誅戮!」高俅道:「若是義士肯放高某回京,便好全家於天子前保奏義士,定來招安,國家重用。若更翻變,天所不蓋,地所不載,死於槍箭之下!」宋江听罷,叩首拜謝。高俅又道:「義士恐不信高某之言,可留下眾將為當。」宋江道:「太尉乃大貴人之言,焉肯失信?何必拘留眾將。容日各備鞍馬,俱送回營。」高太尉謝了:「既承如此相款,深感厚意,只此告回。」宋江等眾苦留。當日再排大宴,序舊論新,筵席直至更深方散。

   第三日,高太尉定要下山,宋江等相留不住,再設筵宴送行, 出金銀彩緞之類,約數千金,專送太尉,為折席之禮;眾節度使以下,另有饋送。高太尉推卻不得,只得都受了。飲酒中間,宋江又提起招安一事。高俅道:「義士可叫一個精細之人,跟隨某去,我直引他面見天子,奏知你梁山泊衷曲之事,隨即好降詔'H。」宋江一心只要招安,便与吳用計議,教「圣手書生」蕭讓,跟隨太尉前去。吳用便道:「再教『鐵叫子』樂和作伴,兩個同去。」高太尉道:「既然義士相托,便留聞參謀在此為信。」宋江大喜。至第四日,宋江与吳用帶二十余騎,送高太尉并眾節度使下山,過金沙灘二十里外餞別,拜辭了高太尉,自回山寨,專等招安消息。

   卻說高太尉等一行人馬,望濟州回來,先有人報知,濟州先鋒周昂,王煥,項元鎮,張開,太守張叔夜等出城迎接。高太尉進城,略住了數日,收拾軍馬,教眾節度使各自領兵回程暫歇,听候調用。高太尉自帶了周昂,并大小牙將頭目,領了三軍,同蕭讓,樂和,一行部從,离了濟,迤邐望東京進發。不因高太尉帶領梁山泊兩個人來,有分教,風流出眾,洞房深處遇君王;細作通神,相府園中尋俊杰。畢竟高太尉回京,怎地保奏招安宋江等眾,且听下回分解。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