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總術第四十四



    今之常言,有“文”有“筆”,以為無韻者“筆”也,有韻者“文”也。夫文以足言,理兼《詩》、《書》,別目兩名,自近代耳。顏延年以為︰“筆之為体,言之文也;經典則言而非筆,傳記則筆而非言。”請奪彼矛,還攻其楯矣。何者?《易》之《文言》,豈非言文?若筆為言文,不得云經典非筆矣。將以立論,未見其論立也。予以為︰發口為言,屬翰曰筆,常道曰經,述經曰傳。經傳之体,出言入筆,筆為言使,可強可弱。《六經》以典奧為不刊,非以言筆為优劣也。昔陸氏《文賦》,號為曲盡,然泛論纖悉,而實体未該。故知九變之貫匪窮,知言之選難備矣。

    凡精慮造文,各競新麗,多欲練辭,莫肯研術。落落之玉,或亂乎石;碌碌之石,時似乎玉。精者要約,匱者亦鮮;博者該贍,蕪者亦繁;辯者昭晰,淺者亦露;奧者复隱,詭者亦曲。或義華而聲悴,或理拙而文澤。知夫調鐘未易,張琴實難。伶人告和,不必盡窕瓠之中;動角揮羽,何必窮初終之韻;魏文比篇章于音樂,蓋有征矣。夫不截盤根,無以驗利器;不剖文奧,無以辨通才。才之能通,必資曉術,自非圓鑒區域,大判條例,豈能控引情源,制胜文苑哉!

    是以執術馭篇,似善弈之窮數;棄術任心,如博塞之邀遇。故博塞之文,借巧儻來,雖前驅有功,而后援難繼。少既無以相接,多亦不知所刪,乃多少之并惑,何妍蚩之能制乎!若夫善弈之文,則術有睄ヾA按部整伍,以待情會,因時順机,動不失正。數逢其极,机入其巧,則義味騰躍而生,辭气叢雜而至。視之則錦繪,听之則絲簧,味之則甘腴,佩之則芬芳,斷章之功,于斯盛矣。

    夫驥足雖駿,纆牽忌長,以万分一累,且廢千里。況文体多術,共相彌綸,一物攜貳,莫不解体。所以列在一篇,備總情變,譬三十之輻,共成一轂,雖未足觀,亦鄙夫之見也。

    贊曰︰文場筆苑,有術有門。務先大体,鑒必窮源。

            乘一總万,舉要治繁。思無定契,理有琣s。

  ------------------
  國學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