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事類第三十八



    事類者,蓋文章之外,据事以類義,援古以證今者也。昔文王繇《易》,剖判爻位。《既濟》九三,遠引高宗之伐,《明夷》六五,近書箕子之貞:斯略舉人事,以征義者也。至若胤征羲和,陳《政典》之訓;盤庚誥民,敘遲任之言:此全引成辭以明理者也。然則明理引乎成辭,征義舉乎人事,乃圣賢之鴻謨,經籍之通矩也。《大畜》之象,“君子以多識前言往行”,亦有包于文矣。

    觀夫屈宋屬篇,號依詩人,雖引古事,而莫取舊辭。唯賈誼《鵩賦》,始用鶡冠之說;相如《上林》,撮引李斯之書,此万分之一會也。及揚雄《百官箴》,頗酌于《詩》、《書》;劉歆《遂初賦》,歷敘于紀傳;漸漸綜采矣。至于崔班張蔡,遂捃摭經史,華實布濩,因書立功,皆后人之范式也。

    夫姜桂因地,辛在本性;文章由學,能在天資。才自內發,學以外成,有學飽而才餒,有才富而學貧。學貧者迍邅于事義,才餒者劬勞于辭情,此內外之殊分也。是以屬意立文,心与筆謀,才為盟主,學為輔佐;主佐合德,文采必霸,才學褊狹,雖美少功。夫以子云之才,而自奏不學,及觀書石室,乃成鴻采。表里相資,古今一也。故魏武稱張子之文為拙,以學問膚淺,所見不博,專拾掇崔杜小文,所作不可悉難,難便不知所出。斯則寡聞之病也。

    夫經典沉深,載籍浩瀚,實群言之奧區,而才思之神皋也。揚班以下,莫不取資,任力耕耨,縱意漁獵,操刀能割,必裂膏腴。是以將贍才力,務在博見,狐腋非一皮能溫,雞控f必數千而飽矣。是以綜學在博,取事貴約,校練務精,捃理須核,眾美輻輳,表里發揮。劉劭《趙都賦》云︰“公子之客,叱勁楚令歃盟;管庫隸臣,呵強秦使鼓缶。”用事如斯,可稱理得而義要矣。故事得其要,雖小成績,譬寸轄制輪,尺樞運關也。或微言美事,置于閒散,是綴金翠于足脛,靚粉黛于胸臆也。

    凡用舊合机,不啻自其口出,引事乖謬,雖千載而為瑕。陳思,群才之英也,《報孔璋書》云︰“葛天氏之樂,千人唱,万人和,听者因以蔑《韶》、《夏》矣。”此引事之實謬也。按葛天之歌,唱和三人而已。相如《上林》云︰“奏陶唐之舞,听葛天之歌,千人唱,万人和。”唱和千万人,乃相如推之。然而濫侈葛天,推三成万者,信賦妄書,致斯謬也。陸机《園葵》詩云︰“庇足同一智,生理合异端。”夫葵能衛足,事譏鮑庄;葛藟庇根,辭自樂豫。若譬葛為葵,則引事為謬;若謂庇胜衛,則改事失真:斯又不精之患。夫以子建明練,士衡沉密,而不免于謬。曹洪之謬高唐,又曷足以嘲哉!夫山木為良匠所度,經書為文士所擇,木美而定于斧斤,事美而制于刀筆,研思之士,無慚匠石矣。

    贊曰︰經籍深富,辭理遐亙。皓如江海,郁若昆鄧。

            文梓共采,瓊珠交贈。用人若己,古來無懵。

  ------------------
  國學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