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章句第三十四



    夫設情有宅,置言有位;宅情曰章,位言曰句。故章者,明也;句者,局也。局言者,聯字以分疆;明情者,總義以包体。區畛相异,而衢路交通矣。夫人之立言,因字而生句,積句而為章,積章而成篇。篇之彪炳,章無疵也;章之明靡,句無玷也;句之清英,字不妄也。振本而末從,知一而万畢矣。

    夫裁文匠筆,篇有大小;离章合句,調有緩急;隨變适會,莫見定准。句司數字,待相接以為用;章總一義,須意窮而成体。其控引情理,送迎際會,譬舞容回環,而有綴兆之位;歌聲靡曼,而有抗墜之節也。

    尋詩人擬喻,雖斷章取義,然章句在篇,如茧之抽緒,原始要終,体必鱗次。啟行之辭,逆萌中篇之意;絕筆之言,追媵前句之旨;故能外文綺交,內義脈注,跗萼相銜,首尾一体。若辭失其朋,則羈旅而無友,事乖其次,則飄寓而不安。是以搜句忌于顛倒,裁章貴于順序,斯固情趣之指歸,文筆之同致也。

    若夫章句無常,而字有條數,四字密而不促,六字格而非緩,或變之以三五,蓋應机之權節也。至于詩頌大体,以四言為正,唯《祈父》《肇禋》,以二言為句。尋二言肇于黃世,《竹彈》之謠是也;三言興于虞時,《元首》之詩是也;四言廣于夏年,《洛汭之歌》是也;五言見于周代,《行露》之章是也。六言七言,雜出《詩》、《騷》;兩体之篇,成于西漢。情數運周,隨時代用矣。

    若乃改韻從調,所以節文辭气。賈誼、枚乘,兩韻輒易;劉歆、桓譚,百句不遷;亦各有其志也。昔魏武論賦,嫌于積韻,而善于資代。陸云亦稱“四言轉句,以四句為佳”。觀彼制韻,志同枚、賈。然兩韻輒易,則聲韻微躁;百句不遷,則唇吻告勞。妙才激揚,雖触思利貞,曷若折之中和,庶保無咎。

    又詩人以“兮”字入于句限,《楚辭》用之,字出于句外。尋兮字承句,乃語助餘聲。舜詠《南風》,用之久矣,而魏武弗好,豈不以無益文義耶!至于“夫惟蓋故”者,發端之首唱;“之而于以”者,乃札句之舊体;“乎哉矣也”者,亦送末之常科。据事似閒,在用實切。巧者回運,彌縫文体,將令數句之外,得一字之助矣。外字難謬,況章句歟。

    贊曰︰斷章有檢,積句不琚C理資配主,辭忌失朋。

            環情革調,宛轉相騰。离合同异,以盡厥能。

  ------------------
  國學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