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情史》


作者:(明)馮夢龍

    《情史》一名《情史類略》,又名《情天寶鑒》,為明代著名文
  學家馮夢龍選錄歷代筆記小說和其它著作中的有關男女之情的故事編
  纂成的一部短篇小說集,全書共二十四類,計故事八百七十余篇。其
  中《情外類》選錄了歷代的同性愛情故事,記載的人物上自帝王將相,
  下至歌伶市民。讀者們也能在其間了解到“龍陽”、“余桃”、“斷
  袖”等典故的來源。

    《情史》是馮夢龍的重要作品之一。他清楚“情”的感染力比枯
  燥乏味的說教大得多,因此在《序》中寫道:“我欲立情教,教誨諸
  眾生。”他既同情和贊揚那些純洁、忠貞的高尚情操,也鞭撻那些肮
  髒、丑惡的庸俗情調。《情外類》中對同性愛情的描述也是如此。

    《情史》于1984年4月在大陸首次出版時,《情外類》沒有
  被選入。86年再版時,刪去的內容全部被恢复。《情外類》中選錄
  的故事足以說明同性戀并非“源于西方”,而是一种存在于各個民族、
  各种社會和各類階層的自然現象。

  (《桃紅滿天下》供稿)
  ──────────────────────────────
  ●丁期

    丁期婉孌有容采,桓玄寵嬖之。朝賢論事,賓客聚集,琣b背后
  坐。食畢,便回盤与之。期雖被寵,而謹約不為非。玄臨命之日,斯
  乃以身捍刃。


  ●俞大夫

    俞大夫華麗有好外癖,嘗擬作疏奏上帝,欲使童子后庭誕育,可
  廢婦人。其為孝廉時,悅一富貴家歌儿,与其主無生平,不欲令知。
  每侵晨匿一廁中,俟其出。后主人稍寬,乃邀歡焉,為留三日。主人
  曰:“不謂傾蓋之歡,竟成如蘭之臭。”俞曰:“恨如蘭之臭從廁中
  來耳。”

      《譚概》云:俞進君宣,于妓中愛周小二,于优童愛小徐。
  嘗言得一小二,天下可廢郎童;得一小徐,天下可廢女子。語本大夫
  家教來。


  ●王确

    王僧達為吳郡太守,族子确少美姿容。僧達与之私款甚昵。确叔
  父休,永嘉太守,當將确之郡。僧達欲逼留之。确知其意,避不往。
  僧達潛于所住后作大坑,欲誘确來別,殺埋之。從弟僧虔知其謀,禁
  訶乃止。


  ●向(鬼+難)

    向(鬼+難),宋大夫,有寵于桓公,公以為司馬。時公子佗有白馬四,
  (鬼+難)欲之。公取而朱其尾鬣以与之。公子怒,使從者奪之。(鬼+難)
  懼,欲走,公閉門而泣之,目盡腫。


  ●龍陽君

    魏王与龍陽君共船而釣,龍陽君涕下,王曰:“何為泣?”曰:
  “為臣之所得,魚也。”王曰:“何謂也?”對曰:“臣之所得,魚
  也,臣其喜,后得又益大,臣欲棄前得魚矣。今以臣之凶惡,而得為
  王拂枕席,今四海之內,美人亦甚多矣。聞臣之得幸于王也,必搴裳
  趨王。臣亦曩之所得魚也,亦將棄矣。臣安能無涕乎?”魏王于是布
  令于四海之內曰:“敢言美人者族!”


  ●安陵君

    江乙說安陵君纏曰:“君無咫尺之功,骨肉之親,處尊位,受厚
  祿,一國之眾,見君莫不斂衽而拜,撫委而服,何以也?”曰:“過
  舉以色,不然無以至此。”江乙曰:“以財交者,財盡而交絕,以色
  交者,華落而愛渝。是以嬖色不敝席,寵臣不避軒。今君擅楚國之勢,
  而無以自結于王,竊為君危之。”安陵君曰:“然則奈何?”曰:“愿
  君必請從死,以身為殉。如是必長得重于楚國。”曰:“謹受命。”
  三年,楚王游于云夢,結駟千乘,旌旗蔽天。野火之起也若云霓;兕
  皋之聲若雷霆;有狂兕*1車衣輪而至,王親引弓而射,一發而殪。
  王抽*2旄而抑兕首,仰天而笑曰:“樂矣,今日之游也。寡人万歲
  千秋之后,誰与樂此矣?”安陵君泣數如下,進曰:“臣入則編席,
  出則陪乘,大王万歲千秋之后,愿得以身試黃泉,蓐螻蟻,又何如得
  此樂而樂之。”王大悅,封纏為安陵君。

      魏阮籍詩曰:“昔日繁華子,安陵与龍陽。夭夭桃李花,灼
  灼有輝光。悅懌若九春,罄折似秋霜。流盼發姿媚,言笑吐芬芳,攜
  手等歡愛,宿昔同衾裳。”

  *1:“足”字旁右邊作“羊”。
  *2:“旌”字去“生”,代以“冉”。


  ●籍孺 閎孺

    《漢書》曰:漢興,佞幸寵臣。高祖時,則有籍孺,孝惠時,則
  有閎孺。此兩人非有才能,但以婉媚貴幸,与上同臥起。公卿皆因關
  說,故孝惠時,郎侍中皆冠*1*2,貝帶,傅脂粉,皆閎、籍之屬
  也。

      按《通鑒》,高帝有疾臥禁中,詔戶者無得入群臣,群臣絳、
  灌等莫敢入。十余日,樊噲排闥直入,大臣隨之。上獨枕一宦者臥。
  噲等見上,流涕曰:“始,陛下与臣起丰、沛,定天下,何其壯也!
  今天下已定,又和憊也!且陛下獨不見趙高之事乎?”上笑而起。高
  帝寵幸,蓋止一籍孺矣。

  *1:鳥字旁作“俊”字右邊。
  *2:鳥字旁作“義”。


  ●孔桂

    孔桂,性便妍,曉博弈,*鞠,魏祖愛之,在左右,出入隨從。
  桂察太祖意歡樂,因言次,曲有所陳,事多見從,數得賞賜,又多饋
  遺,桂因此侯服玉食。太祖既愛桂,五官將及諸侯亦皆親之。見《魏
  志》。


  ●曹肇

    曹肇有殊色,魏明帝寵愛之,寢止琣P。嘗与帝戲賭衣物,有不
  獲,輒入御帳,服之徑出,其見親寵類如此。


  ●周小史

    晉張翰《周小史》詩曰:“翩翩周生,婉孌幼童。年十有五,如
  日在東。香膚柔澤,素質參紅。團輔圓頤,菡萏芙蓉。爾形既淑,爾
  服亦鮮。輕車隨風,飛霧流煙。轉側綺靡,顧盼便妍。和顏善笑,美
  口善言。”

      梁劉遵《繁華詩》曰:“可怜周小童,微笑摘蘭叢。鮮膚胜
  粉白,*臉若桃紅。挾彈雕陵下,垂鉤蓮葉東。腕動飄香麝,衣輕任
  好風。幸承拂枕選,侍奉華堂中。金屏障翠被,藍帕覆薰籠。本知傷
  輕薄,含詞羞自通。剪袖恩雖重,殘桃愛未終。蛾眉詎須嫉,新妝近
  如宮。”所謂周小童者,已即周小史,古有其人,擅美名如子都宋朝
  者,而詩人競詠之耳。


  ●王承休

    蜀后主王衍時,宦官王承休,以优笑狎昵見寵。有美色,琩秅
  主寢息,久而專房。承休多以邪僻奸穢之事媚其主,主愈寵之。承休
  取妻嚴氏,亦嬖于后主,与韓昭為刎頸交,所謀皆互相表里。承休一
  日請從諸軍揀選驍勇數千,號龍武軍,自為統帥,特加衣糧,因乞秦
  州節度史,且云:“愿与陛下于秦州采掇美麗。”后主從之,以此決
  幸秦之計,中外切諫不從。及車駕至漢州,而魏兵已圍鳳州。羽書飛
  報,少主猶謂臣下設計沮其東行,曰:“朕恰要親看相殺。”已聞諸
  將棄城走,乃倉皇遁還。王承休擁麾下之師及婦女孩幼万余口,金銀
  繒幣,于西番買路歸蜀。沿路被掠,迨至蜀,存者百余人。魏主被蜀,
  斬之。


  ●車梁

    山西車御史梁,按不某州,見拽轎小童,愛之,至州令易門子。
  吏目以無應。車曰:“如途中拽轎小童亦可。”吏目又以小童乃遞運
  所夫。驛丞喻其意,進言曰:“小童曾供役上官。”竟以易之。強景
  明戲作《拽轎行》云:“拽轎拽轎,彼狡童兮,大人要。”末云:“可
  惜吏目卻不曉。好個驛丞到知道。”


  ●梁生

    梁生,東粵小吏也,所嬖狡童為邑長俞華麓所奪。俞每出,童乘
  馬隨之。梁憤甚,乃挾利刃俟童于路,折脅之,使下,遂挾以西竄。
  俞抵衙,問童何在,左右以馬不進對。久之,徒馬耳。俞怒甚,左右
  亦惊异。詢諸途人,言梁生也;而梁生家云生實未歸。有司承俞旨索
  之,不獲,乃梏其父而懸重賞購生。生居西粵歲余,聞俞遷去,乃歸。
  有司以俞獵外色已甚,頗不直之,以故釋生父,而縱生不問。生与童
  相好如初。


  ●万生

    龍子猶《万生傳》云;万生者,楚黃之諸生也,所善鄭生曰孟哥。
  始遇鄭于觀优處,垂髫也,未同而言應,進以雪梨,不卻。万喜甚,
  期明日更會于此,將深挑之,而鄭不果來。訪其耗,則已奉父命從學
  中州矣。惘然者久之。凡歲余,父遇諸途,則風霜盈面,殊不以故吾。
  万心怜乃更甚。數從周旋,遂締密好,邑少年以為是鬼子者,而亦狡
  童耶,欲相与謫鄭以恥万生。万生不顧也,匿鄭他所飲食焉。久之,
  鄭色澤如故,稍行都市中,前邑少年更相与夸鄭生美,爭調之。鄭亦
  不顧,蓋万与鄭出入,比目者數年,而鄭齒長矣。万固貧生,而鄭尤
  貧。万乃為鄭擇婚,且分割其舍三之一舍之,而迎其父母養焉。万行
  則鄭從,若愛弟;行遠則鄭為經理家事,若干仆;病則侍湯藥,若孝
  子。齋中設別榻,十日而互宿,兩家之人,皆以為固然,不之訝。叩
  其門,登其堂,亦复忘其為兩家也。子猶曰:“天下之久于情,有如
  万、鄭二生者乎?或言鄭生庸庸耳,非有安陵、龍陽之資,而承繡被
  金丸之嬖,万生誤矣。雖然,使安陵、龍陽而右嬖,是以色升耳。烏
  呼,情!且夫顏如桃李,亦安能久而不萎者哉?万惑日者言:法當客
  死。乃預屬其內戚田公子及其友楊也:万一如日者言,二君為政,必
  令我与鄭同穴。吁!情痴若此,雖有美百倍,吾知万生亦不亦不与易
  矣。鄭生徇徇寡言,絕与浮薄子不類,而軀殊渺小,或稱之,才得六
  十斤,亦异人也。


  ●鄭櫻桃

    鄭櫻桃者,襄國优童也,艷而善淫。石虎為將軍絕嬖之,以櫻桃
  譖殺其妻某氏。后娶某氏,复以櫻桃譖殺之。唐李欣有《鄭櫻桃歌》,
  誤以為婦人。


  ●董賢

    董賢,字圣卿,云陽人也,夫恭,為御史,任賢為太子舍人。哀
  帝立,賢隨太子官為郎。二歲余,傳漏在殿下,為人美麗自喜,哀帝
  望見,說其儀貌,識而問之,曰:“是舍人董賢邪?”因引上与語,
  拜為黃門郎,由是始幸。問及其父,即日征為霸陵令,遷光祿大夫。
  賢寵愛日甚,為駙馬都尉侍中,出則參乘,入御左右,旬月間賞賜累
  巨万,貴震朝廷。常与上起臥。又嘗晝寢,偏藉上袖,上欲起,賢未
  覺,不欲動賢,乃斷袖而起。賢自是輕衣小袖,不用奢帶修裙,故使
  便易。宮人皆效其斷袖。賢性柔和便辭,善為媚以自固。每賜洗沐,
  不肯出,常留中視醫藥。上以賢難歸,詔令賢妻得以引籍殿中,止賢
  廬,若吏妻子,居官寺舍。又召賢女弟以為昭儀,位次皇后,更名其
  舍為椒風,以配椒房云。昭儀及賢与妻,旦夕上下并侍左右,賞賜昭
  儀及賢妻亦各千万數,遷賢父為少府,賜爵關內侯,食邑,复徙為衛
  尉。又以賢妻父為將作大臣,弟為執金吾。詔將作大臣為賢起大第北
  闕下,重五殿,洞六門。土木之功,窮其技巧,柱檻衣以綈錦。下至
  賢家僮仆,皆乃上賜。及武庫禁兵,上方珍玩,盡在董氏,而乘輿服
  乃其副也。及至東園秘器,珠褥玉柙,豫以賜賢,無不備具。又令將
  作為賢起冢瑩義陵旁,因為便房,剛柏題湊,外為徼道,周垣數里,
  門闕*1*2甚盛。

    上欲侯賢而未有緣,會待詔孫寵、息夫躬等,告東平王云祠祭咒
  詛,下有司治,伏其辜。上于是令躬、寵為因賢告動平事者,乃以其
  功下詔封賢為高安侯,躬宜陵侯,寵方陽侯,食邑各千戶。頃之,复
  益封賢二千戶。丞相王嘉內疑東平事冤,甚惡躬等,數諫諍,以賢為
  亂國制度。嘉竟坐言事下獄死。

    上初即位,祖母傅太后母丁太后皆在,兩家先貴。傅太后從弟喜,
  先為大司馬輔政,數諫,失太后指,免官。上舅丁代為大司馬,亦任
  職,頗害賢寵。及丞相王嘉死,明甚怜之。上*重賢,欲极其位而恨
  明不附,遂冊免明,以賢代之。冊曰:“朕承天序,惟稽古建爾于公,
  以為漢輔。往悉爾心,統辟元戎,折沖綏遠,匡王庶事,允執其中。
  天下之眾,受制于朕。以將為命,以兵為威,可不慎歟!”是時賢年
  二十二,雖為三公,常給事中,領尚書,百官因賢奏事。以父恭不宜
  在卿位,徙為光祿大夫,秩中二千石。弟寬信代賢為駙馬都尉。董氏
  親屬皆侍中諸曹奉朝請,寵在傅之右矣。

    明年,匈奴單于來朝,怪賢年少,以問譯,上令譯報曰:“大司
  馬年少,以大賢居位。”單于乃起拜,賀漢朝得賢臣。

    初,丞相孔光為御史大夫,時賢父恭為御史,事光。及賢為大司
  馬,与光并為三公,上故令賢私過光。光雅恭謹,知上欲尊寵賢,及
  聞賢當來也,光警戒衣冠出門待,望見賢車乃卻入。賢至中門,光入
  閣,既下車,乃出拜謁,送迎甚謹,不敢以賓客鈞敵之禮。賢歸,上
  聞之喜,拜光兩兄子為諫大夫常侍。賢由是權与人主侔矣。是時,成
  帝外家王氏衰廢,唯平阿侯譚子去疾,哀帝為太子時為庶子得幸,及
  即位,為侍中騎都尉。上以王氏亡在位者,遂用舊恩親近去病,复進
  其弟閎為中常侍。閎妻父蕭咸,前將軍望之子也,久為郡守,病免,
  為中郎將。兄弟并列,賢父恭慕之,欲与結婚姻。閎為賢弟駙馬都尉
  寬信求咸女為婦,咸謂閎曰:“董公為大司馬,冊文言‘允執其中’,
  此乃堯禪舜之文,非三公故事,長老見者,莫不心懼怕。此豈家人子
  所能堪邪!”閎性有知略,聞咸言,心亦語,乃還報恭,深達咸自謙
  薄之意。恭歎曰:“我家何用負天下,而為人所畏如是!”意不說。
  后上置酒麒麟殿,賢父子親屬宴飲,王閎兄弟侍中中常侍皆在側。上
  有酒,因從容視賢笑曰:“吾欲法堯禪舜,何如?”閎進曰:“天下
  乃高皇帝天下,非陛下之有也。陛下承宗廟,當傳子孫于無窮。統業
  至重,天子無戲言!”上默然不悅,左右皆恐。于是遣閎出。后不得
  复侍宴。

    賢第新成,功堅,其外大門無故自坏,賢心惡之。后數月,哀帝
  崩。太皇太后召大司馬賢,引見東廂,問以喪事調度。賢內憂,不能
  對,免冠謝。太后曰:“新都侯莽,前以大司馬奉送先帝大行,曉故
  事,吾令莽左君。”賢頓首幸甚。太后遣使者召莽。既至,以太后指
  使尚書頦賢帝病不親醫藥,禁止賢不得入宮殿司馬中。賢不知所為,
  詣闕免冠徒跣謝。莽使謁者以太后詔即闕下冊賢曰:“間者以來,陰
  陽不調,災害并臻,元元蒙辜。夫三公,鼎足之輔也,高安侯賢,未
  更事理,為大司馬不合眾心,非所以折沖綏遠也。其收司馬印綬,罷
  歸第。”即日賢与妻皆自殺,家惶恐夜葬。莽疑其詐,有司奏請發賢
  棺,至獄診視。莽复諷大司徒光奏“賢性巧佞,翼奸以獲封侯,父子
  專朝,兄弟并寵,多受賜,治第宅,造冢壙,放效無极,不异王制,
  費以万万計,國家為空虛。父子驕蹇,至不為使者禮,受賜不拜,罪
  惡暴著。賢自殺伏辜,死后父恭等不悔過,乃复以沙畫棺,四時之色,
  左蒼龍,右白虎,上著金銀日月,玉衣珠璧,至尊無以加。恭等幸免
  于誅,不宜在中土。臣請收沒入財物縣官。諸以賢為官者皆免。”父
  恭弟寬信,与家屬徙合浦,母別歸故郡。縣官斥賣董氏財凡四十三万
  万。賢既見發,羸殄其尸,因埋獄中。

    賢所厚沛朱詡,自劾去大司馬府,買棺衣服收賢尸葬之。王莽聞
  之大怒,以他罪擊殺詡。詡子浮,建武中貴顯大司馬,司空,封侯。

  *1:“閃”字下作“不”字。
  *2:“閃”字下作“思”字。


  ●張浪狗

    唐僖宗寵內園小儿張浪狗。一日以無馬告,因密与百金,俾自買
  之。浪狗求得馬,置宣徽南院中,帝因獨行往觀,繞馬左右,連稱好
  馬。其馬未調,忽爾騰躍,踏帝左脅,遂昏倒。浪狗惊惶,以銀盂注
  尿灌之。良久方蘇,偽稱气疾,竟以大漸。

    《譚概》評云:其密予百金也,如竊簪珥婢;其獨行觀馬也,如
  頑童背師;其倒地灌尿也,如無賴吃打。全然不似皇帝矣。

    唐僖宗之痴害己,石虎之痴害人。漢哀效法堯禪舜,其痴也几害
  于天下。


  ●襄城君

    楚襄城君始封,衣翠衣,帶玉鉤,履縞舄,立乎水上,大夫庄辛
  見而說曰:“愿把君手可乎?”襄城君作色不言。辛遷延進曰:“君
  不聞鄂君乎?乘青翰之舟,張翠蓋,會鐘鼓之音,越人擁楫而各曰: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
  不訾詬恥。心几煩而不絕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
  君不知。”于是鄂君舉繡被而覆之。”襄城君乃奉手進辛。


  ●潘章

    潘章少有美容儀,時人競慕之。楚國王仲先聞其名,來求其友,
  因愿同學。一見相愛,情若夫婦,便同衾枕,交好無已。后同死而家
  人哀之,因合葬于羅浮山。冢上忽生一樹,柯條枝葉,無不相抱。時
  人异之,號為共枕樹。


  ●申侯

    申侯有寵于楚義王。文王將死,与之璧,使行曰:“唯我知汝,
  汝專利而不厭,予取予求,不汝疵瑕也。后之人將求多于汝,汝必不
  免。我死,汝必速行,無适小國,將不汝容焉。”既葬,出奔鄭,又
  有寵于厲公。及文公之世,以請稱其賜邑,被譖見殺。


  ●鄧通

    鄧通,蜀郡南安人也,以濯船為黃頭郎。文帝嘗夢欲上天,不能,
  有一黃頭郎推上天,顧見其衣尻帶后穿。覺而之漸台,以夢中陰目求
  推者郎,見鄧通,其衣后穿,夢中所見也。召問其名姓,姓鄧名通。
  鄧猶登也,文帝甚說,尊幸之,月日异。通亦愿謹,不好外交,雖賜
  洗沐,不欲出。于是文帝賞賜通以千万數,官至上大夫。文帝時間至
  通家游戲。然通無他技能,不能有所荐達,獨自謹身以媚上而已。上
  使善相人者相通,曰:“當貧餓死。”上曰:“能富通者,我也。”
  于是賜通蜀嚴道銅山,得自鑄錢。鄧氏錢布天下。文帝嘗病癰,鄧通
  常為上嗽吮之。上不樂,從容問曰:“天下誰最愛我者乎?”通曰:
  “宜莫若太子。”太子入問疾,上使太子*而色難之。已而聞通嘗為
  上*之,太子慚,由是心恨通。及文帝崩,景帝立,鄧通免,家居。
  居亡何,人有告通盜出徼外鑄錢,下吏驗問,頗有,遂竟案,盡沒入
  之。通家尚負債數巨万。長公主賜鄧通,吏輒沒入之,一簪不得著身。
  于是長公主乃令假衣食,竟不得名一錢,寄死人家。

    按《史記》,文帝所幸尚有宦者趙同、北宮伯子。北宮伯子以愛
  人長者,而趙同以星气幸,常為參乘。景帝時,惟有郎中令周仁。當
  時君臣相悅,往往出此道,可笑。

  *:“齒”旁作“昔”字。


  ●韓嫣

    韓嫣字王孫,弓高侯頹當之孫也。武帝為膠東王時,嫣与上學書
  相愛。及上為太子,愈益親焉。嫣善騎射,聰慧。上即位,欲事伐胡,
  而嫣先習兵,以故益尊貴,官至上大夫,賞賜擬鄧通。始時,嫣常与
  上共臥起。江都王入朝,從上獵上林中。天子車駕未行,先使嫣乘副
  車;從數十百騎馳視獸。江都王望見,以為天子,辟從者,伏謁道旁。
  嫣驅不見。既過,江都王怒,為皇太后泣,請歸國,入宿衛,比韓嫣。
  太后由此銜嫣。嫣侍,出入永巷不禁,以奸聞。皇太后怒,使使賜嫣
  死。上為謝,終不得。嫣遂死。嫣弟悅,亦愛幸,以軍功封案道侯,
  巫蠱時為戾太子所殺。

    韓嫣好彈,常以金為丸,所失者日有十余。長安為之語曰:“若
  饑寒,逐金丸。”京師儿童每聞嫣出彈,輒隨之,望丸之所落輒拾焉。


  ●張放

    富平侯張放者,大司馬安世曾孫也。母敬武公主。鴻嘉中,成帝
  欲尊武帝故事,与近臣游宴。放以公主子,少年殊麗,性開敏,得幸
  上。放取皇后弟平恩侯許嘉女,上為放供張,賜甲第,充以乘輿服飾,
  號為天子取婦,皇后嫁女。大官私官,并供其第,兩宮使者,冠蓋不
  絕,賞賜以千万數。放為侍中中郎將,監平樂屯兵,置幕府,儀比將
  軍。与上臥起,寵愛殊絕,常從為微行出游,北至甘泉,南至長陽五
  *1,斗雞走馬長安中,積數年。是時上諸舅皆害其寵,白太后。太
  后以上春秋富,動作不節,甚以咎放。于是丞相宣,御史大夫方進,
  以災异奏:“放驕蹇縱恣,奢淫不制,請免歸國。”上不得已,左遷
  放為北地都尉。數月,复征入侍中。太后以放為言,出為天水屬國都
  尉。永始、元延間,比年日蝕,故久不還放,璽書勞問不絕。居歲余,
  征放歸第視母公主疾。數月,主有*2,出放為河東都尉。上雖愛放,
  然上迫太后,下用大臣,故常涕泣而遣之。后复征為侍中光祿大夫,
  秩中二千石。歲余,丞相方進复奏效,上不得已,免放,賜錢五百万,
  遣就國。數月,成帝崩,放思慕哭泣而死。

  *1:“艸”頭下“作”字。
  *2:“□”字頭作“寥“字下部。


  ●弄儿

    金日*子二人皆愛幸,為武帝弄儿,常在旁側。弄儿或自后擁上
  項,日*在前,見而目之。弄儿走且啼曰:“翁怒。”上謂日*:“何
  怒吾儿為?”其后弄儿壯大,不謹,自殿下与宮人戲,日*适見之,
  惡其淫亂,遂殺弄儿。弄儿即日*長子也。上聞之大怒,日*頓首謝,
  具言所以殺弄儿狀。上甚哀,為之泣,已而心敬日*,遂膺托孤之任。

    按《漢書》,日*二子賞,建俱侍中,与昭常略同年,共臥起。
  賞為奉車都尉,建為駙馬都尉。及賞嗣侯,佩兩綬,上謂霍光曰:“金
  氏兄弟兩人,不可使俱兩綬耶?”光不可,乃止。疑日*有三子,所
  殺弄儿乃長子,而賞与建其次耳。各書俱云日*二人,似未詳。

  *:“石”字旁作“單”字。


  ●彌子瑕

    彌子名瑕,衛之嬖大夫也。彌子有寵于衛。衛國法,竊駕君車,
  罪刖。彌子之母病,其人有夜告之,彌子轎駕君車出,靈公聞而賢之
  曰:“孝哉!為母之故犯刖罪。”异日,与靈公游于果園,食桃而甘,
  以其余鮮靈公。靈公曰:“愛我忘其口味以啖寡人。”及彌子瑕色衰
  而愛弛,得罪于君,君曰:“是嘗轎駕吾車,又嘗食我以余桃者。”


  ●王韶

    王韶,子德茂,少美麗,善姿首。初襲父封都鄉侯,為太子舍人,
  累遷郢州刺史。韶昔為幼童,庾開府信愛之,有斷袖之歡,衣食所資,
  皆信所給,遇客,韶亦為信侍酒。后為郢州,信兩上江陵,途經江夏,
  韶接信甚薄。坐青油幕下,引信入宴,坐信別榻,有自矜色。信稍不
  勘,因酒酣,乃徑上韶床,踐踏肴饌,直視韶面,謂曰:“官今日形
  容,大异疇昔。”賓客滿座,韶甚慚恥。


  ●兵子

    一市儿色慕兵子二無地与狎。兵子夜司直通州倉。凡司直入門者,
  必籍記之,甚嚴。市儿因代未到者名,入与狎。其夜月明,复者一美
  者玩月。市儿与兵子曰:“吾姑往調之。”兵子曰:“可。”往而美
  者大怒。蓋百夫長胤子也。語斗不已,市儿遂毆美者死,棄尸井中。
  兵子曰:“君為我至,義不可忘,我當代君死,君可應我名出矣。但
  囹圄中,愿相顧也。”市儿遂出。而兵子自稱殺人,坐死。兵子囚囹
  圄二年,食皆市儿所饋。后忽不繼,為私期招之,又不至。恚恨久之,
  訴于司刑者。司刑者出兵子,入市儿。逾年行刑,兵子复曰:“渠雖
  負義,非我初心,我終不令渠死我獨生耳。”亦触木死尸傍。事見《日
  談》。


  ●任怀仁

    晉升平元年,任怀仁年十三歲,為台書佐。鄉里有王祖為令史,
  矞d之。怀仁已十五六矣,頗有异意。祖銜恨,至嘉興,殺怀仁,以
  棺殯埋于徐祚家田頭。祚后宿息田上,忽見有鬼,至朝中暮三時食,
  輒分以祭之,呼云:“田頭鬼來就我食!”至瞑眠時,亦云:“來伴
  我宿!”如此積時。后夜忽見形云:“我家明當除服作祭,祭甚丰厚,
  君明隨去。”祚云:“我是主人,不當相見。”鬼云:“我自隱君形。”
  祚便隨鬼去。計行食頃,便到其家。家大有名,鬼將祚上靈座大食。
  食盡,合家號泣,不能自胜,謂其儿還。見王祖來,便曰:“此是殺
  我人,猶畏之。”便走出。祚即形露。家中大惊,具問祚,因敘本末,
  隨祚迎喪。既去,鬼便斷絕。


  ●李延年

    李延年,中山人,身及父母兄弟,皆故倡也。延年坐法腐刑,給
  事狗監中。善歌為新變聲,是時方興天地諸祠,令司馬相如等作詩頌,
  延年輒承意,弦歌所造詩為之聲曲。而女弟李夫人得幸,產昌邑王。
  延年由是貴為協律都尉,佩二千石印綬,而与上臥起,其愛幸埒韓嫣。
  久之,延年弟季与中人亂,及李夫人卒后,其愛弛,上遂誅延年兄弟
  宗族。是后寵臣,大底外戚之家也。衛青、霍去病皆愛幸,然亦以功
  能自進。


  ●慕容沖

    初,秦主苻堅之滅燕,沖姊為清河公主,年十四,有殊色,堅納
  之,寵后庭。沖年十二,亦有龍陽之姿,堅又幸之。曩弟專寵,宮人
  莫之。長安歌之曰:“一雌复一雄,雙飛入紫宮。”咸懼為亂。王猛
  切諫,堅乃出沖長安。又謠曰:“鳳皇,鳳皇,止阿房。”堅以鳳皇
  非梧桐不栖,非竹實不食,乃植竹數十万于阿房城以待之。沖后為寇,
  止阿房軍焉。堅使使遺沖錦袍一領,稱語曰:“古者兵交,使在其間。
  卿遠來草創,得無勞乎?今送一袍,以明本怀。朕于卿恩分如何,而
  于一照忽為此變。”沖命詹事答之,亦稱:“皇太弟有令,孤令心在
  天下,豈顧一袍小惠!苟能如命,君臣束手,早送皇帝,自當寬貸苻
  氏,以酬曩好。終不使既往之施,獨美于前。”堅大怒曰:“吾不用
  王景略陽平公之言,使白虜敢至于此!”


  ●張幼文

    張幼文与張千仞,俱世家子。幼文美如好女,弱不胜衣,而尤善
  修飾,經坐出,如荀令之留香也。千仞与之交甚密,出入比目。及院
  試發案,二人連名,人咸异之。既娶,歡好無倦。而婦人之不端者,
  見幼文,無不狂惑失志,百計求合。幼文竟以是犯血症。千仞日侍湯
  藥,衣不解帶。疾革,目視千仞,不能言。千仞曰:“吾當終身無外
  交,以此報汝。如違誓,亦效汝死法。”幼文點頭,含淚而逝,時年
  未二十也。千仞哀毀,過于伉儷。久之,千仞复与朱生者為密約。半
  載,亦犯血症。千仞之伯父伯起先生臥園中,夜半,忽夢承塵豁開,
  幼文立于上。伯起招之使下。幼文答曰:“吾不下矣,只待八大來同
  行耳。”千仞,八房居長,故小名八大也。又曰:“欲得《金剛經》,
  煩楷書見慰。”語畢,忽不見,而叩門聲甚急。伯起惊覺,則千仞家
  報凶信者也。誓亦靈矣哉!伯起為作小傳,并寫《金剛經》數部焚之。

    伯起先生亦好外,聞有美少年,必多方招至,撫摩周恤,無所不
  至。年八十余,猶健。或問先生多外事,何得不少損精神?先生笑曰:
  “吾于此道,心經費得多,腎經費得少,故不致病。”有倪生者,尤
  先生所歡,親教之歌,使演所自編諸劇。及冠,為之娶妻。而倪容驟
  減。先生為吳語謔之云:“個樣新郎忒煞*,看看面上肉無多。思量
  家公真難做,不如依舊做家婆。”時傳以為笑。

  *:“矢”字旁作“差”字。


  ●宋朝

    宋朝,宋公子名朝,有美色,事衛為大夫,有寵于衛靈公,遂*1
  靈公嫡母襄夫人宣姜,已又*1公之夫人南子。朝懼,遂与齊豹、北
  宮喜、褚師圃作亂,逐靈公如死鳥。靈公既入衛,与北宮喜盟于彭水
  之上。公子朝出奔晉,既自晉歸宋,靈公以夫人念南子之故,复召朝。
  太子蒯*2獻盂于齊,過宋野。野人歌之曰:“既定爾婁豬,盍歸我
  艾*3?”太子羞之。

  *1:“丞”字下作“火”。
  *2:“目”字旁作“貴”。
  *3:“豕”字旁“假”字右邊。


  ●秦宮

    秦宮者,漢大將軍梁冀之嬖奴也。宮年少而兼有龍陽、文信之資,
  冀与妻孫壽爭幸之。李長吉為詩云:“越羅衫袂迎春風,玉刻麒麟腰
  帶紅。樓頭曲宴仙人語,賬底吹笙香霧濃。人間酒暖春茫茫,花枝入
  帘白日長。飛窗复道傳籌飲,午夜銅盤膩燭黃。禿衿小袖調鸚鵡,紫
  繡麻霞踏孝虎。折桂銷金待曉筵,白鹿青蘇半夜煮。桐英永巷騎新馬,
  內屋涼屏生色畫。開門爛用水衡線,卷起黃河向身瀉。皇天厄運猶繒
  裂,春宮一生花底活。鸞篦奪得不還人,醉睡氍毹滿堂月。”按冀妻
  孫壽,以冀恩封襄城君,兼食陽瞿租,歲入五千万,加賜赤紱,比長
  公主。壽色美而善為妖態,作愁眉、啼妝、墮馬髻、折腰步、齲齒笑,
  以為媚惑。籌性鉗忌,能制御梁冀,冀甚寵憚之。初,父高獻美人友
  通期于順帝。通期有微過,帝以歸商。商不敢留而出嫁之,冀即遣客
  盜還通期。會商薨,冀行服,于城西私与之居。壽伺冀出,多從蒼頭,
  篡取通期歸,截發刮面,笞掠之,欲上書告其事。冀大恐,頓首請于
  壽母。壽亦不得已而止。冀嬖愛監奴,秦宮官至太倉令,得出入壽所。
  壽見宮,輒屏御者,托以言事,因与私焉。宮內外兼寵,威權大震,
  刺史、二千石皆謁拜之。冀大起第舍,而壽亦對街為宅,殫极土木,
  互相夸競,時人謂之木妖。


  ●馮子都

    大將軍霍光監奴馮子都,有殊色,光愛幸之,常与計事,頗浹,
  權傾都邑。后人為語曰:“昔有霍家奴,型馮名子都。依倚將軍勢,
  調笑酒家胡。”光卒,顯寡居,与子都亂。顯廣治第室,作乘輿輦,
  加畫繡*,馮黃金涂韋絮荐輪,侍婢以五采絲挽。顯及子都游戲第中。

    諺云:堂中無俊仆,必是好人家。信然。或言子孟不學無術,此
  其一徵。然則孔光號為名儒,何以獻媚董賢也?

  *:“衣”字旁作“因”字。


  ●陳子高

    陳子高,會稽山陰人也。世微賤,業織履為生。侯景亂,子高從
  父寓都下。是時子高年十六,尚總角,容貌艷麗,纖妍洁白,如美婦
  人。螓首膏發,自然娥眉,見者靡不嘖嘖。即亂卒揮白刃,縱揮間,
  噤不忍下,更引而出之數矣。陳司空霸先,時平景亂,其從子茜,以
  將軍出鎮吳興,子高于淮渚附部伍寄載求還鄉。茜見而大惊,問曰:
  “若不欲求富貴乎?盍從我!”子高許諾。子高本名蠻子,茜嫌其俗,
  改名之。茜頗偉于器,子高不胜,嚙被,被盡裂。茜欲且止,曰:“得
  無創巨汝邪?”子高曰:“身是公身也,死耳,亦安敢愛?”茜益愛
  怜之。子高膚理色澤,柔靡都曼,而猿臂善騎射,上下若風。性恭謹,
  痚鶢堣M及侍酒炙。茜性急,有所恚,目若*虎,焰焰欲啖人,見子
  高則立解。子高亦曲意傅會,得其次。茜常為詩,贈之曰:“昔聞周
  小史,今歌白下童。玉塵手不別,羊車市若空。誰愁兩雄并,金貂應
  讓儂。”且曰:“人言吾有帝王相,審爾,當冊汝為后,但恐同姓致
  嫌耳。”子高叩頭曰:“古有女主,當亦有男后。明公果垂异恩,奴
  亦何辭作吳孟子耶!”茜大笑,日与狎,未嘗离左右。既漸長,子高
  之具尤偉,茜嘗撫而笑曰:“吾為大將,君副之,天下女子兵不足平
  也。”子高對曰:“政慮粉陣饒孫吳,非奴鐵纏稍,王江州不免落坑
  塹耳。”其善酬對若此。茜夢騎登山,路危欲墮,子高推捧而升。將
  任用之,亦愿為將,乃配以寶刀,備心腹。王大司馬僧辨下京師,功
  為天下第一,陳司空次之。僧辨留守石頭城,命司空守京口,推以赤
  心,結廉藺之分,且為第三子顏約娶司空女。顏有才貌,嘗入謝,司
  空女從隙窗窺之,感想形于夢寐,謂其侍婢曰:“世宁有胜王郎子者
  乎?”婢曰:“昨見吳興東閣日直陳某,且數倍王郎子。”蓋是時茜
  解部,佐司空在鎮。女果見而悅之,喚欲与通。子高初懼罪,謝不可,
  不得已,遂与私焉。女絕愛子高,嘗盜其母閣中珠寶与之,价值万計。
  又書一詩于白團扇,畫比翼鳥其上,以遺子高曰:“人道團扇如圓月,
  儂道圓月不長圓。愿得炎州無霜色,出入歡袖千百年。”事漸泄,所
  不知者,司空而已。會王僧辨有母喪,未及為顏禮娶。子高嘗恃寵凌
  其侶,因為竊團扇与顏,且告之故。顏忿恨,以語僧辨,用他事停司
  空女婚。司空怒,且謂僧辨之見圖也。遂發兵襲僧辨,并其子縊殺之。
  茜率子高實為軍鋒焉。自是子高引避,不敢入。茜知之,仍領子高之
  鎮。女以念极結气死。司空為武帝,崩后,茜以猶子入嗣大統,子高
  為右衛將軍、散騎常侍,稱功封文招縣子。廢帝時,坐誣謀反誅,人
  以為隱報焉。

  *:“九”字旁作“虎”字。


  ●王祭酒

    相傳南京舊有王祭酒,嘗私一監生。其人忽夢鱔出胯下。以語人,
  人因為謔語曰:“其人一夢甚蹺蹊,黃鱔鑽臀事可疑。想是翰林王學
  士,夜深來訪舊相之。”見《耳談》。


  ●朱凌溪

    寶應朱凌溪為山西提學時,較文至涇陽,与一士有龍陽之好。瀕
  歸,朱贈以詩云:“欲發不發花滿枝,欲行不行有所思。我之所思在
  涇渚,春風隔樹飛黃鸝。”

    又吾鄉一先生督學閩中。閩尚男色,少年俱修澤自喜。此公閱名
  時,視少俊者,暗記之,不論文藝,悉加作養,以此得謗。罷官之時,
  送者日數百人,結髻年美俊,如一班玉筍。相隨數日,依依不舍。歸
  鄉不咎失官,而舉此*人,以為千古盛事。

  *:“女”字旁作“夸”字。


  ●全氏子 張氏子

    《獪園》載,蘇州山塘全大用為象山尉,有贅婿江漢,年弱冠,
  風儀修美,遂与五郎神遇,綢繆燕婉,情甚伉儷,其室人竟不敢与夫
  同宿。江郎病瘠日甚,全氏設茶筵燕之,終不能絕。后遇异人,飛篆
  禳除乃已。万歷丙午年事。

    又蘇城查家橋店人張二子,年十六,白皙,美風儀。一日遇五郎
  見形其家,誘与為歡。大設珍肴,多諸异味,白晝命刀手置燒鰻數器,
  酣飲歡呼,倏忽往來,略無嫌忌。后忽欲召為小胥,限甚促。父母乞
  哀,不許。尋而其子死焉。


  ●呂子敬秀才

    吉安呂子敬秀才,嬖一美男韋國秀。國秀死,呂哭之慟,遂至迷
  罔,浪游棄業。先是宁藩廢宮有百花台,呂游其地,見一人美益甚,
  非韋可及,因泣下沾襟。是人問故,曰:“對傾國傷我故人耳。”是
  人曰:“君倘不棄陋劣,以故情親新人,新即故耳。”呂喜過望,遂
  与相狎。問其里族,久之始曰:“君無訝,我非人也,我即世所稱善
  歌汪度。始家北門,不意為宁殿下所嬖,專席傾宮。亡何為婁妃以妒
  鴆殺我,埋尸百花台下。幽靈不昧,得游人間,見子多情,故不嫌自
  荐。君之所思韋郎,我亦知之,今在浦城縣南,仙霞岭五通神廟中。
  五通神所畏者天師。倘得符攝之,便可相見。”呂以求天師,治以符
  祝。三日韋果來曰:“五通以我有貌,強奪我去。我思君未忘,但無
  由得脫耳。今幸重歡,又得汪郎与偕,皆天緣所假。”呂遂買舟,挾
  二男。棄家游江以南,數載不歸。后人常見之,或見或隱,猶是三人,
  疑其化去。然其里人至今請仙問疑,有呂子敬秀才云。見《耳談》

    情史氏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破舌破老,戒于二美,內寵
  外寵,辛伯諗之,男女并稱,所由來矣。其偏嗜者,亦交譏而未見胜
  也。”聞之俞大夫云:“女以生子,男以取樂。天下之色,皆男胜女。
  羽族自鳳凰、孔雀以及雞雉之屬,文彩并屬于雄。犬馬之毛澤亦然。
  男若生育,女自可廢。”嗚呼,世固有癖好若此者,情豈獨在內哉?
  《孔叢子》載:子上見衛君之幸臣,美須眉,立于君側。衛君謂子上
  曰:“使須眉可假,寡人固不惜此于先生也!”夫至以須眉為幸臣,
  吾不知其情之所底矣。
回目錄